魏则西的死,百度的恶,以及监管的失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6-05-07

浏览次数:

魏则西的死,百度的恶,以及监管的失

 
魏则西的死,百度的恶,以及监管的失

5月1日,五一小长假的第二天,本来应该是一个外出游玩的轻松愉快的日子,但是因为朋友圈一则被疯传的文章而让这一天的早上变得格外沉重。微信公众号:有槽 的一篇《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的文章在朋友圈里被刷屏般分享,并被媒体大量转载。该文讲述了一个21岁的年轻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大学计算机系学生魏则西因患有罕见的滑膜肉瘤晚期,他从百度上了解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有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对生的极度渴望下,借钱完成了治疗后,发现不仅没有效,反而发生了肺部转移。最终,魏则西去世了。

 

注:上述微信公众号的《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文章11点前能够点开,后来再打开显示“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就在14:00的时候,当我再次点开上文,发现又能点开了,不知道微信和百度这是唱的哪出。

 

魏则西爸爸用魏则西的知乎账号透露,魏则西于4月12日早上去世:

 

“我是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则西今天早上八点十七分去世,我和他妈妈谢谢广大知友对则西的关爱,希望大家关爱生命,热爱生活。”

 

魏则西,百度,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三者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

 

魏则西在回答知乎上“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时,描述自己得病和治病的过程:

 

想了很久,决定还是写下来,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就不把那家医院和那个医生的名字说出来,不过相关的癌症病人应该能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希望我的回答能让受骗的人少一些,毕竟对肿瘤病人而言,代价太大了。


我大二的时候发现了恶性肿瘤,之后是我痛苦的不愿意回忆的治疗经过,手术,放疗,化疗,生不如死,死里逃生数次。
我得的是滑膜肉瘤,一种很恐怖的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


我是独子,父母对我的爱真的无以言表,拼了命也要给我治,可当时北京,上海,天津,广州的各大肿瘤医院都说没有希望,让我父母再要一个孩子吧。
那种心情,为人父母的应该可以体会,所以我爸妈拼了命的找办法。


百度,当时根本不知道有多么邪恶,医学信息的竞价排名,还有之前血友病吧的事情,应该都明白它是怎么一个东西。


可当时不知道啊,在上面第一条就是某武警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DC,CIK,就是这些,说的特别好,我爸妈当时就和这家医院联系,没几天就去北京了。


见到了他们一个姓李的主任,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这个技术不是他们的,是斯坦福研发出来的,他们是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看着我的报告单,给我爸妈说保我二十年没问题,这是一家三甲医院,这是在门诊,我们还专门查了一下这个医生,他还上过中央台,CCTV 10,不止一次,当时想着,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后来就不用说了,我们当时把家里的钱算了一下,又找亲戚朋友借了些,一共那花了二十多万,结果呢,几个月就转移到肺了,医生当时说我恐怕撑不了一两个月了,如果不是因为后来买到了靶向药,恐怕就没有后来了


我爸当时去找这个人,还是那家医院,同样是门诊,他的话变成了都是概率,他们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做过保证,还让我们接着做,说做多了就有效果了,第一次说的是三次就可以控制很长时间,实在是。

 

后来我知道了我的病情,在知乎上也认识了非常多的朋友,其中有一个在美国的留学生,他在Google帮我查了,又联系了很多美国的医院,才把问题弄明白,事实是这样的,这个技术在国外因为有效率太低,在临床阶段就被淘汰了,现在美国根本就没有医院用这种技术,可到了国内,却成了最新技术,然后各种欺骗。


我现在住院,找到了真正靠谱的技术,家里却快山穷水尽了。


但不管怎么说,路还是要走下去,有希望就要活下去,不能让父母晚景凄凉,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在帮我,这是前两天帮我从香港买药的朋友,一天之内就送到了医院,真的非常感动。

 

希望明天会有好转,柳暗花明又一村,可以找到活下去的办法。

 

写这么多,就是希望大家不再受骗了,这段时间有很多肿瘤病人和家属联系我,问这个医院,这个治疗的人相当不少,希望不再有更多的人受骗。

 

后来被人扒出,魏则西接受治疗的这家医院是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所接受的是DC-CIK细胞免疫治疗。根据魏则西在上述的回答可知,“在临床阶段就被淘汰了,现在美国根本就没有医院用这种技术,可到了国内,却成了最新技术,然后各种欺骗。”

 

这家武警北京总队二院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医院呢?

 

上述《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文章抽丝剥茧地扒出了这家医院背后不为人知的关系:

 

该网站标明是武警北京总队二院的官方网站,表示引进了肿瘤生物治疗领域的代表技术,采用DC免疫治疗以及CIK免疫治疗消灭癌细胞,可达到延长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和抑制肿瘤恶化的目的。

 

然而经验告诉我们,但凡主页做得如此花哨,又有对话框出现的医院,必然有蹊跷。我们的第一步从检查主办单位ICP备案开始。嗯,备案主体是个人,而非医院。

 

继续追查医院域名注册信息,北京武警二院注册人单位为: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

 

再反查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可以看到该医院投资管理公司名下还注册着其他多家医疗机构域名,其中不乏同样以细胞免疫疗法为特色的“公立医院”。

 

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是何方神圣?不太好找,不过我们发现在领英上有数位医疗领域人士有该公司工作背景,从英文名反向查出,该公司中文名称为“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查到此处,我们可以判断出:北京武警二院的肿瘤生物中心与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康新公司”),他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除了武警二院,康新旗下还管理着其他多家以生物免疫治疗为特色的肿瘤专科医院。

 

显然,这家备案资质是个人的医院有作假的嫌疑,并且还成功骗过了百度的审核机制。

 

百度激起愤怒

 

这件事情,人们除了对魏则西不幸去世的消息表达沉痛外,将矛头指向了“罪魁祸首”百度。

 

因为竞价排名和莆田系的问题,百度这些年备受质疑。而正是因为魏则西出于对百度的信任在百度搜索,并搜到了这家具有部队背景的医院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并来北京实地考察,让魏则西一家相信了这家医院和医生,却没想到这是噩梦的开始。

 

根据新浪科技4月30日的报道

 

据魏则西母亲回忆称:“当时都说没办法,我们也没有放弃。在百度上搜,看到武警北京二院,然后又在央视上看到,就和魏则西的爸爸先去北京考察了一次。发现这医院人很多,全国各地哪儿都有人来治疗。而且医生告诉我们他们这儿有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保10年20年没有问题。于是我们决定在这里治疗,虽然费用不菲。”

 

魏则西母亲进一步解释说,当时原本希望去307医院治疗,但是到北京考察后发现武警北京总院二院情况不错,而且医院内还播放着央视的报道,一听能保10年20年便很开心,“我们就四处借钱凑钱,决定花多少都要把孩子的病治好,最后总共治疗4次,花费20多万后,没有明显效果,医生也开始改口称,治好是概率事件。”

 

而百度此时的回应非但没有起到公关的效果,反而激怒了网友,百度在4月28日通过官方认证微博账号@百度推广 发声明推托称,

 

“网友魏则西同学与滑膜肉瘤持续抗争两年后不幸离世,引发很多朋友的关注和哀悼。得知此事后,我们立即与则西爸爸取得联系,致以慰问和哀悼,愿则西安息!对于则西生前通过电视媒体报道和百度搜索选择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我们第一时间进行了搜索结果审查,该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

 

网友西乔女士曾评价百度的“恶”:“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它让人们对互联网世界失去信任、对技术失去尊重、在使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知识/信息获取方式时感到恐惧。加剧了信息占有乃至智识上的不平等。这种对弱势群体对普通大众的经年累月的作恶,是最深的恶。”

 

百度的恶扮演了什么角色?监管部门是不是也该问责?

 

最好的方法当然是不用百度,但是在国内的网络环境下,几乎不可避免地要用到它。正如一位网友在朋友圈里说的:“有时候不得不上这个网站,非常鄙视自己。”

 

知乎上一个“如何看待百度推广针对魏则西事件的回复?”的问题下面,有一位网友的评价如下,相对客观:

 

这件事情,总结一下过程:

 

恶人手里没有有效的治疗技术,只有落后的被证明无效的治疗技术。恶人为了赚钱,为了高利,投放了广告,在百度上面。百度在对恶人的证件做了审核后,收了钱,将相关链接置顶。魏则西同学,听信了百度呈现的搜索结果,后面的事情发生了。

 

所以,整个事情里面,出现了四个角色:恶人,百度,发证部门,魏泽西同学。

 

先说恶人。

 

他是真真实实的最大的恶人,杀人者中那个拿刀的人。他应该受到制裁。但是他是谁,要怎样找到他,是否有道德法律甚至侠客能够制裁他?我不知道,我找不到。

 

再说百度。

 

作为一个大流量的互联网工具,它用世人诟病的竞价排名的方式,人为地干涉了搜索结果,使得恶人能够更加方便地作恶,这是大家鄙视它喷它的原因。所以,他的罪在于,收钱,人为干涉,导致的结果是方便恶人。且不说他作为一个广告商,一个广告渠道,是否真的帮有需要的正经企业做过对企业对社会有帮助有意义的推广。我没有数据和案例证明。

 

现在只说竞价排名这个事情。

 

搜索结果的排序,一定是有规则的。如果这个规则不是竞价排名,是另外一种规则,比如说关键词,点击量,评价等(SEO)。

 

恶人就不作恶了么?

 

马克思说:“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会有人为此铤而走险;假如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有人敢践踏道德和法律,甚至走上断头台。”我相信,恶人还是会找到办法让自己置顶的。不过是麻烦一点罢了~不过是刷个单罢了~在这样高的人血馒头的利润面前,这不算什么。

 

我智慧有限,没办法帮百度找到比审核相关证件更好的筛选办法。唔……也许更多的证件审核会更好一点。

 

另说一句,我也蛮讨厌百度的竞价排名的。我不是讨厌它收钱。我是讨厌它在某个程度上阻碍了好产品的展现,对于想要改变现有不合理产业的创业者们,是不友好的。如果有竞争,也许会更好。

 

然后说相关发证部门。

 

这个社会的规则应该是,每个单位认清楚自己在整个链条上的角色,担任好这个角色。更高效率地让下一个环节的角色明确地知道流到它面前的半成品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而不是闭着眼睛让东西就这么流过去,让祸顺延,延迟爆发。在这个事情当中,相关部门应该担任起审核筛选的责任。

 

最后说魏则西同学。

 

我不会说他听信百度结果是他傻。我也不会说百度在考验大家智商。这样冷血没有同理心的说法我也是厌恶的。在癌症这样的事情面前,在走投无路的心境之下,在百度这样的大公司输出的结果背书之下,当看到恶人发布的这个信息的时候,如果我是魏则西同学,很可能我也会去这个医院试试。

 

我想活。我还有美好未来。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祝逝者安息。如果能够通过这次事件,让整个事情有所改变,让更多的人遇到他们真正需要的,让更少的人遇上恶人,相信魏则西同学会稍微安慰一点点。

 

综上所述,我觉得,最大的恶人是那个医院,那个科室,那个医生。他是拿刀的人。其次的恶人是相关发证部门。他闭着眼睛漏掉了祸,让祸进入了下一个环节。再次的恶人是百度。他错在让信息更快地流通,让恶人更便利快捷地作恶。魏则西同学是无辜的。他没做错什么,却成了负担整件恶事的结果的那个人。

 

为什么更多的人在喷百度?因为恶人,网民们找不到他是谁,他在哪。相关部门,一向是神秘的飘渺的存在。喷魏则西同学自己傻的人更是傻逼。百度是唯一一个能看见的,用来表达愤怒的,靶子。

 

让乌合之众们嗨起来很简单,给他们一个靶子。——王记·载纳坎德

 

最后,愿逝者安息,愿作恶的医院和医生得到法律的制裁,愿李彦宏能够早点关掉百度该死的竞价排名,愿谷歌早日归来!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短租房”服务市场应把好准入关 ]    [下一篇:百度:模仿了谷歌的“脸” 却没模仿到它的“心”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