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培元:从陕北黄土地走出来的国务院参事 拳拳赤子之心抒写家国社稷苍生

来源:赤子杂志  发布时间:2017-10-12

浏览次数:
文 | 朱胜兰
     2016年5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国人字【2016】93号文件,聘任忽培元等6位来自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政府官员为国务院参事。这位花甲之年的陕北汉子,带着他生命中无数的凝重与亮色,从养育他的陕北窑洞一路走来,走进国务院参事室这个调查研究、建言献策、咨询国事的智库。
    国务院参事室作为具有统战性、咨询性的国务院直属机构,成立于1949年,参事室成员均由国务院总理直接聘任,在国家决策中起着举足轻重的智库作用。参事室作为高级智库最突出的特点是其可以直接向国务院提出意见与建议,特殊情况下可以“直通车”方式向总理建言献策,影响政策制定和领导人决策。
    忽培元当选国务院参事,和他的工作经历紧密相关,他既有长期在地方基层工作担任领导的经历和经验,又有长期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马文瑞同志身边工作的经历,同时还在国家综合智囊机构国务院研究室中工作了十多年。
     凡是见过忽培元的人,无不被他饱满高昂的工作热情和朴素执著的创作激情所感染。忽培元的人生态度就是:我就是做好每一天。这一句话的背后,是以他几十年长期扎根基层工作,坚持研究中国经济问题、党史问题,坚持从事文艺创作和书画研习为支撑的。

创作中的忽培元
     20多年前,忽培元在一篇自序中写道:“苦恋文学,如同挚爱哺育过我的陕北土炕和米酒,那情份真正是与日俱增……”忽培元的生命之根、情感之根、思想之根、文学之根都始终深扎在延安,深扎在陕北这一块鲜血浸泡过的黄土地上,延安的土窑洞诞生、承载、哺育着他的梦想。
黄土地哺育文学梦用笔反映人民生活   
     古朴炽烈的陕北延安,是忽培元生长的地方。上世纪70年代初,18岁小伙子忽培元和那个年代的青年一样到陕西省延安地区延安县川口公社插队当知青,后来被推举为公社团委书记。不久,又回川口村担任了大队党支部书记,一干就是五年。此后,他做过工人、中学教师,任过延安市文化馆文学期刊主编,由地区专员秘书一直干到担任延安市委副书记、市政协主席。在黄土地生活的几十年里,那些风尘仆仆又善良淳朴的老老少少,就是忽培元的乡亲、工友,是他的同学、插友和同事,他从他们中走来,又为官一任服务他们,排解疾苦。

忽培元的画作
     延安市延川县梁家河村,曾是忽培元的对口扶贫点,在这个小得不能再小、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黄河西岸拐沟山村,却留下他一段别样难忘回忆。梁家河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当年插队、播下最初一片绿色之梦的地方。上世纪90年代的一天,还在福建工作的习近平给忽培元打来电话说:“培元,有件事请你帮我办理,就是我们梁家河扶贫的事。村里还很穷,老乡们常来找我,我看你还是把我们梁家河村当成扶贫承包村吧,全面地做个规划,从根本上解决长远致富和发展问题。”“好的,我一定办好!”当时忽培元在延安市委工作,欣然应诺了。作为同一时期的大队党支部书记,忽培元太能理解总书记对乡亲们那一份深情。此后帮扶4年多中,忽培元同村干部一道,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做了一个全面的发展规划,并同村民们克服种种困难,认真加以实施,规划栽种了枣树,光秃秃的村子前山后山出现了一大片绿,让村民能够致富的绿色从此覆盖了小山村。“回想我在梁家河扶贫,5年里每次进村工作都能听到乡亲们深情回忆他们的习支书当时同大伙一搭起早贪黑、勒紧裤带摸爬滚打,咬紧牙关闯过种种难关的感人故事,同大伙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深情厚谊。”忽培元说道。
     忽培元饱含深情地讲到,植根于人民之中,以人民利益为导向,这是因为:“人民不是抽象的符号,而是一个一个具体的人的集合,每个人都有血有肉、有情感、有爱恨、有梦想,都有内心的冲突和忧伤。真实的人物是千姿百态的,要用心用情了解各种各样的人物,从人民的实践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营养,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的积累,不断进行美的发现和美的创造。”

劳动生活中的笑容
关心家国社稷苍生书写时代最强音   
      忽培元本职从政,却又有多重身份。社会工作与文学创作,是他不可放弃、互为依托的“两亩地”。每当有新作品问世,大都与他此前或眼下的任职有关。
在延安时,忽培元写了纪念习仲勋的《难忘的历程:习仲勋延安岁月回访》、写了他在延安工作期间创作的百余篇散文《延安记忆》;挂职黑龙江省大庆市委副书记,他笔下就是这座石油城的发展与挑战,《大庆赋铁人铭》、《共和国不会忘记:大庆人的故事》,后者获(中华铁人文学奖)他主持编辑出版了《大庆文艺精品丛书》(十八卷),并因此获得大庆开发和建市以来文化发展特别贡献奖……丰厚的生活经验和长期担任县、市地方官员的历练,为忽培元的文学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的源泉。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他先后发表作品20多部,1000多万字,对于一个专业作家而言,这都是个大数字,何况这都是他的业余成果。
      2 0 1 5年,忽培元的三卷本传记文学《我想延安苍生三部曲:群山、长河、浩海》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其中《群山》,早在十多年前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先期出版,获全国优秀长篇传记文学大奖。这部书的缘起,正是得益于忽培元1992年至2004年间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马文瑞同志秘书的经历。这部以《群山》《长河》《浩海》三部构成的作品,被著名文学评论家何向阳同志评价为“是一部大书,大不只是体量大,而是内涵丰富,通过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马文瑞同志的一生来记述了二十世纪中国革命、建设和中国改革的完整里程。二十世纪的风云际会在这部书里有非常重要的完整体现。这部书还完整地通过一个人来言说了中国革命的产生源起,探讨了和张扬了老一辈革命家的出身和信仰”。

《我想延安·苍生三部曲:昨天、今天与明天的记忆与思考》
     “把一个人的生活体验变成自己生活中创作的来源,我一直这么做的。我认为这样的作品迟早会成为珍贵史料。”这种写作在当下很寂寞,忽培元却一直坚持着。
忽培元曾撰文《雄关漫道从头越》记述自己的梦想:用手中的笔记录和讴歌生活,是我的终生梦想。年过半百的今日,忽培元的追求美好梦境的热情竟没有丝毫的减退。
满腔赤诚搞创作只因眷念这片陕北
     大地中国文联第十次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九次代表大会,是在与会人员全体起立,高声唱响的国歌声中拉开帷幕的。在忽培元看来,雄壮响亮的声音是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的背景音乐,他讲道:“国歌本身就是文学作品,是在抗日的大背景下产生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建国后有人建议改掉这句歌词,毛主席没有同意,6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不改变它。因为在不同时期,随着进步和发展,民族面对不同挑战和危机,这句歌词对我们的民族有不断的唤醒和提醒作用,所以今天习总书记讲话和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一脉相承,当时的革命文艺和现在的社会主义文艺功能是一样的。”
     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忽培元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生活的记录者,把自己经历过的感情和生活记录下来,不为单纯的情感宣泄和表达的需要,而是一种情怀,一种责任。“我们这一代人出生在上个世纪50年代,成长在60,70年代,脑子里装的都是对社会对集体的奉献,无论是工作还是写作都不会把自己的诉求放大。不是自己的思想境界多崇高,而是当时的客观环境造就了我们这一代这样的情怀,这样的责任感。”

来源于生活的画作
     “我之所以坚持写作,就像一个陕北拦羊放牛的老汉,一出山就要开口吼喊信天游,就像一位吃苦耐劳的陕北老大娘,一生都舍不下手中剪窗花的剪刀。对于他们而言,歌唱生活与创造美好,那是与生俱来的喜好和发自内心深处的冲动。生活的美酒酿在心中,一张口一抬手,就要发散出绵绵醇香。我们陕北乡间,随处都有这样的民间艺人。在陕北浑圆的黄土山峁上,远远地看得见生长着一棵树,那是可供农民纳凉歇晌的杜犁树。它抗旱耐寒,根深叶茂,木质坚硬,春华秋实。特别是经历了秋冬冰霜以后,满树的叶子都会变红,本来又苦又涩的果实也变得像蜜糖一样甜美了。努力使自己成为陕北高原上一棵经霜的杜梨树,这是我自己的一个人生目标。很希望自己能以文学的形式,在人生的秋冬季节,为养育了自己的苍天厚土奉献出一点火红一掬甜蜜。”
     当下,勤恳的忽培元在认真履行国务院参事职责的同时,仍然每天坚持业余文学创作。据说他正在完成一部反映新中国石油开发历史的大部头小说——《东方神曲》。

陕北记忆系列画作
认真履行参事职责喜迎十九大胜利召开
    忽培元担任参事后,积极认真履行参事职责,在经济、文化和生态建设,以及发挥党员模范带头作用上,取得了不小的成果。为配合制定十三五计划,他主编出版了《历史的跨越:从“一五”到十三五”》(光明日报出版社)。为贯彻党的六中全会精神,他编著了《全面从严治党干部读本》(中国言实出版社)都产生很好的社会效益,被有关方面列为重点书目。他还分别就外贸稳增长问题、落实精准扶贫问题、供销社深化改革问题、农村生态保护和美丽乡村建设、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等问题深入调研,积极献策。他撰写的《滇池治理出现严重反复》一文,经李克强总理批示,引起高度重视,得到了迅速整改。他还利用书画艺术创作、联合举办画展和深入到基层农村调查等形式,宣传呼唤全社会增强生态意识和支持、关爱留守儿童和残疾人事业。

参加人代会议的忽培元
    目前,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的党的“十九大”即将胜利召开。这是全党全国人民都十分关注和期盼的头等大事,更是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率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振兴中华、实现两个一百年宏伟奋斗目标的伟大历史性的会议。忽培元作为一名有42年党龄的老党员,经过深入学习党的历史和习近平系列讲话精神,深切地认识到党的“十九大”召开的重大意义,是非同寻常的一次重要大会。认为它必将同党的延安时期召开的“七大”一样,进一步明确方向、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发展理论、制定方针、开拓未来,增强全党的团结,它必将作为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载入党得史册。

与农民发展文娱活动
     忽培元强烈地意识到,十九大的胜利召开,也将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新纪元的开启。为此,他更加努力地开展工作,更加自觉地发挥自己一个党员领导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和国务院参事的社会影响力。为了及时纠正社会上出现一些错误思潮和模糊认识,他就利用各种场合和机会,进行正面的引导和以理服人的宣讲疏导。他时常说,我作为一名受党培养教育多年的党员干部,不能忘记人民养育之恩,必须处处发挥积极维护人民利益和党为核心的威信。他盼望大会召开,以聆听习总书记的报告,感受新的伟大时代如同旭日东升时所展现出的新视野、新观念、新思想、新理论的光芒,决心通过深入学习党代会《政治报告》,更加真切地体会习总书记作为新一代杰出党的领袖和军队统帅的深刻理论精深思想沉稳风范与博大智慧。
对话 忽培元
1、《赤子》:关于绘画,您擅长绘画,绘画的内容全部都是以陕北黄土地为背景,画风平素拙朴、别具一格,为何一如继往坚持这种风格?
    忽培元:关于绘画,我只使用自己心灵的语言。通常写意中国水墨丹青有三重境界,第一重境界是画别人的画,临摹古人的画或当代的名画,初学者少不了靠临摹当拐棍。真正的艺术是不可复制的,能复制的不叫艺术是工艺品。若一个画家长期停留在这样的层面上,只能是一名画匠,永远成不了艺术家。第二重境界是画大自然的画,到大自然中写生获得创作灵感,由景抒情画出真山真水。第三重境界是纯粹地画自己心中的画。这一点最难,也是最值得提倡和追求真正意义上的原作。比如古代中国的龙和凤,正是这种绘画的产物,具有中华民族图腾意义的形象。心灵之画,是每个有理想、有大志向的画家终生追求的终极创作目标。
    我从未认为自己是个书法家或画家,只是客串而已。即便这样,我也要创作属于自己独特的绘画——记录从前的过往、反映陕北农民的生活、展现黄土高坡民间艺术及劳动人民的艺术情感……
2、记者:关于爱好,文学创作、书法绘画,您最偏爱哪种?
    忽培元:我都喜欢。它们是互为贯通、相得益彰的。若非让我分,则是文学为主,书法、绘画其次。文学、书法、绘画三位一体,相互依赖支撑,成为我文学艺术创作的三块基石。我还是满有热情和信心在这三个领域里有所探求,这真是一件非常愉快有意义的事情。
3、《赤子》:关于国事,学习《习近平治国理政》新思想新实践农村精准扶贫势必落在实处,您有什么认识和建议?
忽培元:今年是扎实推进脱贫攻坚战的重要一年,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深化之年,在这一重要时刻,习近平总书记的有关讲话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思想武器、路线遵循和行动指引。 
    脱贫攻坚如何精准发力?许多地方的经验证明,发展全域旅游不失为一条老少边穷地区精准扶贫之路。运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重新加以认识,就会发现这些地方发展经济的长处和优势很多。生态环境好,风景优美,历史的、自然地、人文的旅游资源极为丰富,是天然的发展全域旅游的理想之地。
    发挥全域旅游的经济社会发展综合带动作用,的确是从根本上解决老少边穷发展和根本脱贫致富的一把万能的“金钥匙”,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的“牛鼻子”。开展好这项工作,我认为首先要转变思想更新观念,要用新的五大发展理念为指导;二是要有全国性总体规划;三是要有全国、省乃至各市县指导协调机构;四是要有实事求是的顶层设计,不能毫无章法规矩;五是人员要加强业务培训;六是要注重发挥官方和民间智库作用等等。只有发挥上下和体制内外各方积极行,形成强大合力,才能卓有成效,才能做大做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李雪:音乐芳华深处却是情 ]    [下一篇:弘扬中国传承文化教育 深圳国大鼎盛艺术品投资公司成立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