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除患癌女教师的大学究竟是一所怎样的学校?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6-08-19

浏览次数:

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教师刘伶利去世了。生前患有癌症的她在接受治疗期间,被学校以“旷工”的名义开除,并停止为她的医保缴费。尽管早在2015年,法院就判决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与刘伶利恢复劳动关系,可是直到刘伶利去世,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也没有执行该判决。

 

相信每一个怀有正义感的人,都会为刘伶利的遭遇感到不公。身为大学教师,刘伶利有自己所期待的体面和尊严,因为重大疾病无法正常上班,本来就应该得到用人单位的保障和人道关怀。而且,在人们的印象中,大学教师是福利待遇相对优渥的群体,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被称作是“铁饭碗”。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的行为颠覆了这种印象。事实表明,如果没有对劳动者权益的切实保障,不管在哪个行业都有可能出现不公正待遇。

 

根据兰州交大博文学院在其官网的介绍,该校在2002年由兰州交通大学申办,2004年被教育部确认为甘肃省首批独立学院,2012年5月才增列为学士学位授予权单位。从这个介绍看,这所大学是非常年轻的学校,其办学性质是独立学院。也就是说,尽管在校名上有“兰州交通大学”的名字,但是该校有独立的财政体系,处于全部自费状态。

 

因为独立学院自负盈亏的特征,它们普遍对就读学生收取高昂的学费,实际上,不少独立学院并不掩饰自己的营利冲动。据2014年的媒体报道,当时全国292所独立学院中201所举办者有房地产及各类投资企业背景,约占独立学院总数的68.8%。企业往往用投资的理念去办学,有些独立学院投资方不问青红皂白,每年9月学生报到后先把钱抽掉百分之多少……

 

那么,兰州交大博文学院是什么来历呢?在该校官网介绍中,院长陈玲被塑造成资深民办教育家,还拥有所谓“北京大学研究员、访问学者”等高大上的头衔。然而,根据甘肃省科技厅公开发行的一份期刊对陈玲的介绍,她在2002年以前担任甘肃建坤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此后投入巨资依托兰州交通大学创办了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甘肃企业信用信息公开系统显示,陈玲至今仍是上述房地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自然人股东。

 

由房地产开发商创办一所大学,创办者摇身一变成为教育家,这是国内独立学院、民办大学的普遍状况。正因为创办者的这种身份,这些大学的运营更多地遵循的是企业思维,而非教育规律。房地产企业与名校合作办学,可以低价征得大量教学用地,获得优惠政策投入基本建设,不管学校发展如何,属于投资方出资的土地和房子总是在增值的。办大学成了这些房地产企业“盘活资产”的一种手段,而大学也成了彻彻底底的“房地产大学”。

 

刘伶利的遭遇让人扼腕叹息,也让人感到某种惊讶。相信,如果刘伶利是兰州交通大学的教师,她的境况应该会好很多。不幸的是,同样具有大学教师的身份,公办大学的教师和独立学院、民办大学的教师显然很不一样。表面上看,近年来民办教育事业蓬勃发展,各类独立学院、民办大学如雨后春笋一般兴建,但是很多类似学校显然没有把教育事业当成最主要的追求。不仅学生成了营利的工具,连教师也被视为企业的员工,像刘伶利这样不能“创造效益”的教师自然在被舍弃之列。

 

刘伶利的遭遇并不是偶然,她能够引发社会关注和那么多人的同情,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的教师身份。但是,她所得到的不公正待遇,同样也是因为她在一所独立学院教书。我们不得不思考的深层次问题是:独立学院、民办大学等社会力量参与的高等教育机构,能否真正地坚持教育的公益性,而检验其公益性的标准,最重要的不是校园面积有多大、校园建筑有多宏伟,而是教师和学生的基本权益有没有得到切实的保障。(王钟的)

 

 
早前报道:
大学女教师患癌被开除 校领导:别给我哭 见多了
2016-08-18 17:50:48中国青年报

 

住院期间,刘伶利还会自己涂上红色的指甲油,抹上口红,打开美颜相机自拍。

原标题:大学癌症女教师被开除事件调查

58岁的刘宏是一位父亲,也是一位癌症晚期患者。这两天,他整夜睁着眼,情不自禁地翻看女儿的手机。看到别人发给女儿的微信——《在兰州一所大学教英语的她,在患癌后就被开除了》,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涌。

女儿刘伶利正是这条微信的主人公,可惜她永远看不到朋友发来的微信了。8月14日8点多,因为癌症并发心脏病,32岁的她离开了人世。

大学女老师患癌症

1984年出生的刘伶利一直是家人的骄傲。2012年,她兰州交通大学外语专业硕士毕业,来到兰州交大博文学院工作,成了一名大学教师。

“她爸爸有癌症,孩子特别懂事,除了上班,还给高三学生带家教补贴家用。”母亲刘淑琴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工作两年后,2014年6月1日,带完家教回到家,刘伶利突然感觉腰部剧烈疼痛。当晚,父亲就带着她去了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医生说需要进一步检查。

“第二天,感觉不怎么疼了,孩子就要去上班。”刘淑琴说,当时,女儿告诉她,如果不去上班,学校会扣钱,加上当时快期末考试了,怕耽误学生复习,就上班去了,直到学生放假后,7月23日才住院接受治疗。

刘伶利家人提供的甘肃省人民医院冷冻切片诊断报告书显示,当时诊断为(双侧卵巢)增生性(交界性)浆液性肿瘤,高级别。

那个暑假,父母带着刘伶利到北京求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2014年10月出具的一份病理报告显示:刘伶利“左附件区纤维脂肪组织及右侧卵巢、输卵管内仍可见大量高级别浆液性乳头状腺癌浸润”,“乙状结肠带结节、直肠窝肿物、大网膜、左侧结肠旁沟肿瘤内均可见浆液性乳头状腺癌浸润”。这意味着,刘伶利得了卵巢癌并且已经扩散。

开除决定。

刘淑琴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确认,在北京治疗期间,女儿已经向学校请假。病情诊断确凿后,随之而来的是化疗、开腹手术、切除卵巢……一家三口辗转于这家肿瘤医院周围的小旅馆。手术前,身为独生子女的刘伶利,曾一度想把自己的卵子冷冻保存下来,但是最后因为费用太高而放弃。

2015年1月12日,一家人从北京乘坐火车返回兰州。刘淑琴告诉记者,女儿在火车上接到了博文学院的电话:“人事处的一位工作人员问她能不能来上班,让她14号去学校,女儿回复说身体不好,要给家人商量一下。”

拿着厚厚一叠病历,带着北京医院大夫补开的请假条,1月14日,刘淑琴来到博文学院人事处为女儿请假。“学校以为孩子得的是子宫肌瘤,病历上写得清清楚楚,学校才知道孩子得了癌症。”刘淑琴说。

当时,考虑到女儿不能上班,刘淑琴请求这位领导,希望单位能继续给孩子买医疗保险。

对方没有应允。刘淑琴当场哭了。人事处处长则告诉她,“不要给我哭,我见这样的事情挺多的,学校有规章制度,我也没有办法。”

生病期间遭学校开除

让刘淑琴万万没想到的是,仅仅5天之后,女儿刘伶利的工作境遇就发生了逆转。

“过了一周,学校让我女儿去一趟,她正在兰州治疗,就没去。事后,女儿确认自己被开除了。”刘淑琴说。

 

家属给记者提供的一份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关于开除刘伶利等同志的决定》显示:经2015年1月19日院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该两位同志(包括刘伶利——记者注)连续旷工已违反兰博人字(2009)6号文件规定,违反了劳动协议的相关约定。为规范我院用工,决定开除刘伶利同志,解除与该同志的劳动关系。

记者注意到,这份文件由陈玲签发,陈玲是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院长。

事后,刘伶利在微信中与一位朋友说起:“过了没几天打电话让我去一趟,我说没时间,然后就把文件寄回来了。”刘淑琴说,当时,女儿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一直在兰州治疗。

在博文学院辛勤工作了3年,刘伶利收到学校寄来的开除文件,一时难以接受。她在微信聊天中向朋友抱怨:“开始他们不知道我具体的病情,我请了一个学期假,期末还打电话问我下学期能不能去上班,我妈妈就去学院告诉他们我具体的病情,他们一知道我真实病情就把我开除了。”

开除,是职业生涯中不光彩的事。一时,身患重病的刘伶利有些绝望。此间,当朋友问及生病期间,学校是否看望过她的时,她在微信中回复:“没有,我妈去的时候都说让他们给我交保险,我们出钱,他们都不愿意。”

近些年,刘伶利的家庭频遭不幸。父亲下岗,也是癌症患者;母亲退休,还要照顾痴呆的老父亲;学校停止给她医保缴费,对于这个不幸的家庭来说负担更重了。

“2014年7月刘伶利接受治疗,过了暑假,学校就没有给孩子发工资,我的钱加上我父亲的退休金,用来给女儿看病,孩子他爸在社区帮忙,每个月1700元的工资,只能够他自己的医药费。”刘淑琴说完,站在一旁的父亲刘宏掀开衣服给记者看他身上的造瘘(用来排尿)。

“学校没人来看望过孩子,2014年10月,学校提过一次来看,可是我们在北京治疗,以后再就没有说过。”说起学校如何对待重病的女儿,身患癌症的刘宏很伤心。

直至去世学校还未履行判决

面对学校突如其来的开除通知,刘伶利和家人都感到无法忍受,他们选择了诉诸法律。

2015年3月29日,刘伶利向甘肃省榆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请求,请求对学校作出的开除决定进行仲裁。2015年4月17日,因证据不足,该委员会做出对刘伶利的仲裁请求不予受理的决定。5月,刘伶利向学校所在地的榆中县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5年10月20日,榆中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于2015年1月19日作出{兰博院发【2015】14号}《关于开除刘伶利等同志的决定》无效,双方恢复劳动关系。”

至于刘伶利要求支付治疗期间的病休工资等福利待遇,因其未提供相关计算标准,法院不予支持;对用人单位未按时足额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判决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责令其限期缴纳或补足;对原告要求被告补缴各项社会保险费用,判决表示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的受理范围,不作处理。

刘淑琴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由于家人忙着给刘伶利治疗,都没有时间出庭。她回忆道, 一审的官司打得并不好,由于博文学院没有继续给孩子买医保,当时看病的花销很大,家人只能给她买居民医保,报销的比例比较低。

博文学院不服一审判决,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兰州中院二审判决维持了原判:“二审中,交大博文学院亦认可在刘伶利与交大博文学院电话通话中,刘伶利陈述其本人及家人都在外地就医,无法履行请假手续,等回来后补办请假手续……不属于《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教师聘用合同》第三条第八项第3款约定的擅自离岗,旷工的情况。”

判决认为:“交大博文学院以此为由开除刘伶利并解除与刘伶利的劳动关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认定交大博文学院开除刘伶利决定无效,双方恢复劳动关系正确,本院予以确定。唯适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交大博文学院的上诉请求于法无据,应予以驳回。”

“判决下来不久,上上周电话说协商解决,昨天(学校)带电话又说开学再说。”刘伶利给朋友发微信说。此时,是她去世前的半个月。

律师:开除系违法 学校:不回应

在刘伶利二审代理律师蔡翔看来,开除是一种纪律处罚,学校的行为是非法解除劳动关系,也就是恶意解雇。

“这是一种逃避企业法定义务的行为,刘伶利的要求很低,就是医保别停,能够减少自己看病的经济负担,可是学校还是把她开除了。兰州中院采纳了我们的意见,认为解除刘伶利劳动合同违法。”蔡翔说,“学院没有对教师的人文关怀,没有依法办事,在明知刘伶利患病并电话请假的情况下,还依然认为刘伶利是旷工,缺乏对教师的必要关心。”

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二审判决之后刘伶利的社保和医保还没有恢复,学校并没有主动执行法院的判决,由于她的病情恶化一直在治疗,我们也没有时间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判决下来后,学校还是没有到医院看望刘伶利。”

当被问及刘伶利去世之后,其经济损失是否能追回时,蔡翔表示:“即便孩子去世之后,父母有可能要求学校赔偿刘伶利的损失,劳动合同解除违法行为,造成了医药费能由医保报销的没有报销。挽回这个家庭的损失,我们还是再提起一个诉讼,追讨学校停缴医疗保险造成的损失。”

从劳动仲裁到二审判决,用了超过一年的时间。期间,刘伶利的病情也不断在恶化,家里治疗已经花费了三四十万元,家中已经没有积蓄,只能靠舅舅接济进行治疗。刘伶利考虑到家庭实际情况,最终选择了中医保守治疗,这样的选择只是想多省点钱。只有在病情恶化的时候,才断断续续选择住院。

记者就此致电兰州交通大学文博学院办公室主任王世斌,他表示,对于此事,具体情况他不了解,也没有负责处理这个事情,学校正在放假还没有开学,等开学后再说。记者又多次联系兰州交通大学文博学院院长陈玲,但是均未接电话。

去世摆摊卖衣服

虽然知道身患癌症,刘伶利并不希望过早离开父母。

她网购印度生产的抗癌药,因为价格更便宜;她加入很多微信和QQ的抗癌群,与群友之间相互鼓励;住院期间,她还会自己涂上红色的指甲油,抹上口红,打开美颜相机自拍。

 

微博截图。

“她是个要强的孩子,去年9—12月在兰州治疗期间,看见家里经济条件不好,非要在家附近摆摊卖衣服。”刘淑琴拗不过她,让刘伶利坐在轮椅上,推着她到兰州东部综合批发市场批发衣服,孩子负责挑选衣服,母亲负责拿东西。

到下午6点,母亲装上几包衣服,拉着小推车,拿着晾衣架,父亲推着刘伶利去摆地摊。大多数的时候,她坐在地摊边上,母亲张罗卖衣服。

“有一次城管过来,让我们收摊,我和他父亲整理衣服,她坐在轮椅上,城管就质问他‘为什么坐着不动’,当时就把孩子吓哭了。”刘淑琴告诉记者。

刘宏含着泪说:“那天孩子回来心情就不好,不吭气,我知道她很委屈,放下了一个大学老师的尊严,摆地摊被城管追着,但是我也无能为力。”

“妈妈呀,太痛苦了,妈妈救救我呀!”由于癌症扩散,刘伶利全身剧痛,只能靠打杜冷丁缓解疼痛。即便承受巨大的痛苦,在去世前几天,她把母亲手机中自己的照片全部删去。

“真不想成为你故事中的主人公。”去世前几天,她给一个朋友发了一条微信,紧接着她又发了一条微信,“不好玩”。

 

 


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网传云南一副教授与女学生大尺度不雅照 学校回应 ]    [下一篇:甘肃患癌教师被开涉事学校老师:学院多人离职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