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放开出租车市场,老百姓才能得实惠

来源:凤凰网  发布时间:2015-10-14

浏览次数:
《郎咸平说:改革如何再出发》中,郎教授不仅仅是讨论百姓民生,而且借助民生议题来反思中国改革进程中的重大问题——如何厘清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边界。既是中国经济的宏大叙事,也是郎氏风格的炉火纯青之作——戏谑调侃的语言、环环相扣的逻辑、出人意料的结论,绝对会让你看得大呼过瘾!

    既要放开市场,又要反垄断,老百姓才能得到实惠

健全的市场机制,应该是既要放开市场,又要防止垄断的产生。垄断的产生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市场竞争中形成的垄断,一种是不放开市场由权力形成的垄断。我们中国的出租车市场是哪种情形呢?当然属于后一种情形。我们垄断的方式是什么,就是所谓的数量管制。这就是我们打车难、打车贵的根本原因。

 

除了造成打车难、打车贵的问题外,这种所谓的严格的数量管制,还管制出来了规范的黑车行业。举例,1999年至今,温州市出租车数量被严格限制在3329辆,而这个城市常住人口是800多万。香港常住人口700万,还有全世界最好的公共交通,然而香港有1.8万辆出租车,你可以知道温州出租车有多么少了。就因为正规出租车太少,温州的黑车行业欣欣向荣,而且非常规范非常专业,有电台、有专人管理,还有自己的“调度中心”、无线电对讲机,每年只要交1000元就行了,有人专门给你各种信息,如何不被执法人员抓到。在福建漳州市,黑车不但成立了自己的“调度中心”,而且已建立“风险共担机制”,如果黑车被交警部门扣了,罚款3万元,那么这个调度中心内50部车每人分摊600元,交完罚款再上路。这样的调度中心全市有十几个。

 

当然了,我说的这些既然已经曝光,都已经被取缔了。问题是,这是治标不治本,不取消数量管制还会有其他方式的黑车组织出来。结果可怕吧,黑车组织,有点像黑社会的感觉。

 

各位应该明白了,问题的症结在于政府所谓的数量管制。那好,我们再听听某位官员的声音:“出租行业并不适用于纯粹的市场竞争,出租车的数量不能完全放开。从目前来看,如果政府放开价格,在出租车数量稀缺情况下,行业的价格肯定暴涨。而且放开市场后,又可能会形成价低质劣的行业服务。在行业重新洗牌的过程中,消费者会成为最直接的受害者。”有意思吧,你听错没有?

 

如果以上分析还不能说服这些官员,我这里还有一些取消出租车管制的国际案例。爱尔兰的首都都柏林的公共交通非常糟糕,道路和北京一样经常堵车。2000年爱尔兰高等法院判决:国家和地方政府的任何限制出租车数量的管制行为皆属违法。于是,几乎在一夜之间,爱尔兰的出租车行业由20多年的封闭状态转变为一个开放的市场。只要车辆达到政府的标准,驾驶员能够获得“公共服务车辆驾驶证”,就可以申请出租车运营资格。出租车牌照从以前的11.4万欧元降到300欧元。2000年放松管制到2004年底,爱尔兰出租车数量增加了两倍,从2720辆到9230辆。许多人担心,放松管制将导致出租车过度供给,从而引发诸如道路拥堵、出租车在机场聚集候客、交通事故率上升、新老司机爆发冲突、乡村出租车短缺、车况和服务恶化等负面效果。但爱尔兰放松管制的实践中并未出现上述负面效果。相反,公众对放松管制给予了相当积极的评价:等候时间更短、价格更便宜、服务更好。

 

全世界取消出租车数量管制的国家,除了爱尔兰,还有英国、荷兰、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瑞典、新加坡、美国的部分城市等。取消数量管制不是完全不管,政府会规定你的车辆要求、司机水平,甚至限定服务时间、服务价格等。尽管各地取消管制的方式和具体情况不一样,但是都拥有一个共同的信念——放松管制所引发的出租车行业的市场竞争能够增进社会的整体利益。

出租车利益相关各方,如何多赢?

看完上述分析,我再给各位分析一下出租车行业涉及五个方面的利益关系:政府、出租车公司、司机、乘客和纳税人。那么现在的乱象是什么呢?政府实施所谓的严格数量管制,形成市场垄断,并由此衍生出黑车行业,同时也给了相关官员寻租的空间,而且政府还要面对罢运等维稳和老百姓不满的压力;出租车公司,是最大的受益者,即所谓的利益集团,其中我们也无法排除官商勾结甚至官员持股的可能;司机,每天背负着份子钱、车辆修理维护费,还要忐忑地面对油价的涨跌,当然是涨的时候多,同时还要面对黑车的残酷竞争;乘客,除了打车难、打车贵之外,你还有可能要交打车燃油费;纳税人呢,整个出租车系统低效运行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损失,其实最后都是由纳税人来埋单。

各位清楚了吧,除了利益集团,其余各方不是双输而是多输的格局。我们习近平总书记说了,改革要“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既勇于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又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所以出租车行业要解决打车难打车贵的问题,就看政府有无勇气了。

出租车行业如此,那么其他行业呢?我在这里只是以出租车行业为例,分析一下政府如何厘清与市场的关系。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是一个细活。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需要对每个行业进行细致的分析,尤其是对既得利益集团和其他利益相关方的分析,不是一句口号就能实现的。
          【编辑:贺璐】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背母求学”道德模范变性之路:活成最美好的样子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