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山西大同造城市长耿彦波离任 引发万民签名挽留

来源:赤子杂志社  发布时间:2013-06-05

浏览次数:

    一位市长被突然调离,引发众多市民的悲伤和不满,并签字请愿要求留住市长。这在当下中国政坛并不多见。
    市长叫耿彦波,今年55岁,自2008年2月出任山西省大同市市长,整整5年,在媒体上出现时,总被冠以“造城市长”。
    2013年2月8日,耿彦波出任太原市代市长。而此前的2月3日,《大同日报》头版刊发山西省委组织部“干部考察公示”称,“确定耿彦波同志为(大同)市委书记人选考察对象,现予以公示。”
    短短5天,耿彦波的政途突然生变。

春节期间,山西省大同市的一些市民一度聚集在市区东城墙广场、红旗广场等地,在寒风中,以签名和举横幅等方式表达对市长耿彦波的感激与挽留。
 
突回太原
不愿谈及调离大同
    2月7日,腊月廿七,山西省委决定,耿彦波任太原市委副书记。
    2月8日,太原市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决定,任命耿彦波为太原市副市长,同时决定耿彦波代理太原市市长。
    5年前,耿彦波即是从太原市分管城建的副市长任上调离前往大同的,那时他在太原仅干了一年半时间。
    2月8日,耿彦波在太原表示,“将倍加珍惜为省城人民服务的机会,尽快熟悉情况,进入角色。”5年前,耿彦波曾提出,2007年作为太原的城建年,太原要“建设一个新城,改造一个旧城,挖掘一个古城”。
    2月14日、15日,农历正月初五、初六,耿彦波带队,调研了太原市道路工程、保障房项目、产业园区等14个地方。17日上午,耿彦波作为太原市政府领导出现在山西省项目推进年动员大会上。
    在马不停蹄履新的同时,耿彦波却并不愿谈及调离大同一事。曾深入采访过耿彦波的知名媒体人舒泰峰告诉记者,连他也联系不到耿市长。记者拨打耿彦波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梦回明朝
大同来了个“造城市长”
    耿彦波清瘦、温和,软绵的山西口音,给人以文弱的感觉。据说他年轻时能全篇背诵《论语》。他认为自己骨子里是个文人,对中国传统历史文化有独特的情结,“《易经》、四书五经等是百读不厌。”
    在城市化建设中,历史文化名城如何走一条以特色为引领的道路,如何避免被平庸化浪潮所淹没,一直是耿彦波在思索的问题。在山西榆次市、太原市,耿彦波都曾掀起过“城建风暴”。
    2008年2月,从灵石、榆次、太原一路走来的耿彦波上任“中国煤都”大同市长后,雷厉风行地修路、种树、拆迁、造城,一时间古城复兴工程遍地开花,似乎要让“煤都”大同瞬间“回到明朝”,坊间因此赋予耿彦波为“造城市长”。
    此外,也因“白加黑”、“5+2”的工作方式,多次晕倒在工作岗位上,当地民众也有称耿彦波为“耿黄牛”。
    5年时间,耿彦波一直为大同古城改建筹集基金。在他看来,复兴历史文化名城是大同可以抓住的“最后一次机遇”。他提出了文化名城、旅游名都、生态名邑、经济强市建设的“三名一强”战略目标。这个目标冀望于每年为大同带来300万游客。大同人失落多年的自豪感就此被点燃。
    耿彦波的整体思路就是把大同3.28平方公里的古城恢复成一个真正的古城,恢复到明代的格局,这个整体的改造是非常庞大的,古城里面的所有现代建筑都要拆掉,然后复建成明代的格局。在古城之外打造新城,引进新的产业,现在的楼房都在新城发展,包括现代化的场馆。
    2009年4月,大同陆续开工建设东城墙、华严寺、善化寺、文庙、清真寺等名城保护十大工程。随后,修复南城墙、北城墙等项目也陆续上马。
    随着城建盘子越来越大,与时间赛跑的不仅是修复工程本身,还有——资金。根据估算,大同市政府6年内的投资共计600多亿元。这对于年财政收入不到200亿元的大同来说,压力不言而喻。
    耿彦波的办法是,贷款100亿元,政府自筹100亿元,争取中央和省里的支持资金50亿元。另外250亿元则还是来源于“经营城市”。

铁腕拆迁
一年之间被约谈两次
    根据耿彦波的计划,复兴3.28平方公里的古城,新建一个40平方公里的御东新区,整合城市功能向东迁移。2008年和2009年,不算城中村改造,城市拆迁1.7万户;2010年拆迁2万户。
    最夸张的是2009年,大同城中村改造之外的城市拆迁面积达400万平方米,平均一天一万多平方米。一名多次被抽调参与维稳的派出所民警不无调侃地告诉记者,“你要是2009年来就好了,我可以带你见识什么是‘耿一指’。只要耿市长伸手一指,‘这一片拆’,一周之内,这一片,肯定要夷为平地!”
    由此带来的后果是,从2009年开始,“钉子户”涌现,上访、堵路、告状的情况不断。
    2011年1月5日,因为大同179宗土地违法违规,耿彦波被国土部督察局约谈。3月3日,大同在山西省年度目标责任考核中评价“一般”,耿再度接受山西省委的诫勉谈话。
    当时,耿彦波颇有些委屈地表示,大同的违法用地90%以上是国家重点工程,还有一些地方重点工程,没一宗违规和开发商有关。

万人挽留
大同市民跪不回耿市长
    如今,大同新貌初成,古都修复进入到最关键阶段,再过两年左右即可基本完成。大同人说,耿市长点燃了这座城市的光荣与梦想——大同古为秦汉要塞,北魏都城,辽金陪都,明清重镇,共和国煤都,却在上世纪90年代后走向没落,法国一位专家称为“世界上最丑陋的城市”。大同的家长原来都劝子女走出大同,因为这座城市看不到希望。但是现在的大同人倍感骄傲,因为城市的变化让他们敢于带女朋友回家了。
    2月7日,腊月二十七,耿彦波被突然调往太原任代市长。消息很快在网络上传开,市民说大家去送送市长。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消息当天上午传开,中午市委市政府官员送别耿彦波。耿当场流下热泪,却没有时间再走走市区,与市民告别。旋即登车赴省城就任。
    大同人不愿意耿彦波离开,他们在网络上发起请愿,要求省委用人听听大同人民的呼声,要求留住市长。2月8日上午,大同市民在耿市长修复完成的东城墙下,发起“万人”签名活动,以下跪签名等方式挽留耿彦波。有人写:“生平第一次为一个官员调动而流泪。”恰逢农历新年,有网友说,老耿不在了,今年就不放炮了。
    2月12日,正月初三,大同市民再次来到东城墙广场联合签名,表达对原市长耿彦波的留念之情。
    在百度大同贴吧里,多名网友将耿彦波调任的消息发出,网友“东京的烟火”称,“但愿只是一场梦,明天清远门工地上又看到了披着绿色军大衣,鞋上带泥,略有倦意,但依旧神采奕奕的耿市长。”

官方回应
不允许出现半拉子工程
    大多数市民担心,耿市长突然被调走,他所推动的城市改造计划,是否能顺利完成?大同正在推进的城市建设和古城保护修复工程会不会半途而废?
    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大同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对此先后表态。
    2月16日,从山西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任上调任大同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党组书记的李俊明在大同市政府常务会议上掷地有声:向人民的承诺一定要兑现。
    李俊明一再表示,政府工作是连续的,新官要理旧账,承诺做到“五个凡是”:凡是已经开工的政府工程,要全力保障,加快推进,不允许出现半拉子工程;凡是房屋被征收的住户,要妥善安置,确保回迁;凡是已经开工、手续完备的政府工程,要认真履约,按进度拨款;凡是依法经过招拍挂程序,按合同付了土地出让金的,要加快征收拆迁进度,尽快交付净地;凡是已经签约落地项目,要千方百计创造条件,尽快开工建设,早日达产达效。
    同日,大同市委书记丰立祥在全市领导干部廉政警示教育大会上也再申,大同将继续强力推进城市建设和古城保护修复工程,已经确定和在建的城市建设项目工程,必须保证如期建设、高质量完工。
    综合《东方早报》《瞭望东方周刊》《人民日报》《太原日报》《大同日报》等

老耿其人
    耿彦波,1958年11月出生,山西省和顺县人,中央党校函授本科学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他有很多绰号,有市民称许他为“耿菩萨”,也有人说他是“耿疯子”;而因为大规模拆迁和修建庙宇,他又被讽刺为“耿拆拆”、“耿一指”、“耿指倒”、“耿庙”。
    网友整理了“老耿语录”:我没有时间等待,所以拆迁不可以等待;只要我身体行,只要身体的底线允许,我就向极限冲刺。

个性官员
·仇和
    现任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他从政以来,多次施行和发布让人惊讶和意外的政治举措和命令。有人认为他为了政绩不顾人权,也有人认为他做事铁血果断,有效地促进了社会发展,因此被舆论称做“最具争议的市委书记”。
·吕日周
    2000年初,他一到长治市委书记任上,就发动了一场“媒体治市”的变革实验,让舆论监督的矛头直指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在党报《长治日报》上点名批评工作不力的党政官员,甚至破天荒地在“头条”上批评长治市副市长等人。
·宋亚平
    湖北咸宁市咸安区原区委书记宋亚平,为了消减臃肿的机关,他鼓励干部外出打工。对那些答应了却没去的干部,给予警告甚至开除公职的严厉处分。4年间,咸安区先后有2300多名区直机关干部被推向社会。

媒体观点
    2月13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则借“一位市长的告别”发问:有人誉他“耿黄牛”,也有人斥他“造城市长”,但无论如何,各级官员是否都应从这样的场景中悟到什么?
    新华社官方微博同一天称,“大同市长耿彦波离任,让古城为之沸腾。从吕日周、仇和到耿彦波,这些个性鲜明的官员,是中国官场上的另类。其实,批评与赞扬都是正常的,我们应思考的是,如何通过民意的制度化表达,让更多官员能尽职尽责,扬长避短。”

古城大同
    作为北魏都城,大同境内古建筑、古遗址多达280余处,云冈石窟、北岳恒山、悬空寺等举世闻名。
    大同战略地位显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女真灭辽,蒙古灭金,均先下大同。历史上有29位皇帝来大同征讨巡边,刘邦困于匈奴的白登之战,明英宗被俘的土木之变均发生于附近。
    明代,大同为九边重镇之首,兵力13万,战马5万匹,号称“大同士马甲天下”。大将徐达率军民在历代土城的基础上进行“增筑”,土城墙变为砖墙,并形成了格局完善、固若金汤的大同城。
    清代,多尔衮攻大同,围攻九个月未遂,最后因城内粮尽矢绝,清军才得以进城。恼羞成怒之下,多尔衮下令“斩城”——将大同城墙削低五尺。
    解放后,大同包括城墙在内的古建历经破坏,砖墙和城楼都已经不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范文学 鞍山“时传祥” ]    [下一篇:赵广军 志愿者中的雷锋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