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市长怕自己贪污 辞职经商身价十亿全捐建抗战博物馆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公号  发布时间:2017-09-12

浏览次数:

原标题:幸好还有樊建川:倾尽亿万身家,只为留住民族记忆!

 

要点 | 一分钟速读

★ 樊建川有一句话:“中国十三亿人,十二点五亿都应该过自己平淡的正常生活,但应该有一部分人挺起脊梁,敲响警钟,去做牺牲,我就想做一个敲钟人。”

★ 樊建川是最酷的傻子,为了保留一个民族的记忆,他倾尽家产。为了延续一个民族的荣光,他舍弃一切,万死不辞。

★ 只要为抗战做出过贡献的先辈,都该被纪念,就连从来未被歌颂的俘虏兵也一样应该被纪念。樊建川一个人跑到日本,一口气买下了全日本市面上所有的中国战俘“遗照”。

★ 世界上值得被歌颂的,不只是战争年代义无反顾反抗残暴的革命者,还可以是在和平年代播撒火种的传承者。

来源:听明明吹牛皮(ID:niupimingming)

作者:牛皮明明

我写了很多人物,但是有一个人物一直不敢轻易动笔,因为这个人很重。

在这个时代,樊建川这个名字并不为人所熟知。可他为这个国家做的每一件事,都值得被记住。他欠债7000万元,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樊傻子”。

 

 

樊建川今年60岁了,如果在车站,或者在成都街边面馆,你遇见他,他可能正脱下鞋,坐在车站地板上等车,也可能呼呼啦啦吃一碗8块钱的面。

看上去他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如果你知道他做的事,你一定会肃然起敬。

1991年,樊建川34岁,已经当上了宜宾市常务副市长。如果他想在官场平步青云,只需要一路拍马屁就可以升迁,去省城甚至去北京。

做官,34岁是最好的年龄。

这一年,班子领导找他谈话,要升他为市长。在官场上混的人都知道,升迁谁,谁都要摆出一副内心心花怒放、表面静如止水的样子。可领导找到樊建川时,樊建川吓了一跳。

他说:“不行,我该辞职了,把持不住贪污了啷个办?”

当天,他回去和妻子商量离职,妻子听了,说了句:“好吧,辞就辞吧。”

1993年,樊建川正式从宜宾市副市长辞职。当年,许多人骂他是傻,有官不做。

后来有记者问樊建川,樊建川笑答:“市长工资太低了,我怕我当了市长,会忍不住贪污。最主要的原因是工资太低,不够我搞收藏。”


樊建川当过军人,父亲一辈13人全部参加过抗日战争,12人阵亡,只有樊建川父亲1人幸存。生活在这样家庭里的樊建川,从小就对抗战前辈充满敬意,他发誓:我要用一生去去纪念他们,收藏他们的时代记忆。

樊建川爱收藏,他每次上街,眼睛就直溜溜盯着抗战时期的破铜烂铁,在别人看来是垃圾,在他眼里全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每次去老村、老宅,看到堆在一起的旧垃圾,他就像个拾荒者,忍不住上前扒拉,扒拉一通,还缠着人家问家里还有没有。

一家人周末出去逛街,答应好给妻子买裙子,结果半路看到抗战时期的勋章,樊建川就扭头跟妻子说:“先把钱借我,下次再给你买裙子。”

他收藏起来如痴如魔,当地收藏界的人都叫樊建川:“这是个傻儿”。

 

 

别人搞收藏是做倒手生意,樊建川搞收藏是只进不出,一样不卖。

1994年,樊建川就没钱了,为了继续收藏,他向银行贷款1000万元,和朋友办了“建川房屋开发有限公司”。

房子建了一大堆,结果一套也没卖出去,公司账上一分钱也没剩。银行天天催还贷款,樊建川心想这下完蛋了。这年巧了,双流机场要买职工宿舍,一口气把樊建川建的房子买完了,真是救命的钱啊!

樊建川建房三原则:

一、该赚一块时赚八毛

二、不打广告

三、物业管理自己做。

其他房产开发商嘲笑樊建川:这个樊傻儿,有钱不赚,充什么良心商人。

后来在512汶川大地震中,别的开发商的房子倒的倒,塌的塌,樊建川建的房子是一栋都没出事,居民打出了红幅:谢谢樊建川,建这么好的房子!

 

 

到了2003年,樊建川的公司在四川省3000多家地产商中排前五名,他的个人资产排名福布斯中国300多位,他的身价数十亿。

公司风生水起时,大家以为他会成为国内顶尖的地产企业大鳄。结果剧情出现了大反转,樊建川做了个决定——一口气卖掉自己名下建筑、房产、加油站,筹钱办起私人博物馆。

当樊建川说以私人名义,买500亩地建博物馆时,许多人嘲笑他这个太傻。樊建川不管不顾,一个人跑去北京、上海、重庆等几十座城市,走到哪,当地政府官员没有一个好脸色,一听来意,关门送客。

有官员骂:笑话,房地产商做博物馆还不就是为了圈地卖房,别拖我们下水。身边的地产同行也骂:樊建川想要靠建博物馆捞政绩,回去当大官!

好朋友也劝他:“你啷个这么傻哟!让一个人完蛋,吸毒;让一个企业完蛋,建博物馆,博物馆的投资是永远收不回的!”

 

 

2003年,樊建川叩响了四川大邑县的政府大门,几天后,大邑县政府开会决定卖给樊建川安仁镇的500亩地。樊建川高兴得像个孩子那样又哭又跳。

当年跟樊建川一起的还有个合作伙伴,跑到了安仁镇一看:这鬼地方黑灯瞎火的,离成都开车都要两个小时。朋友丢了一句话给樊建川:“樊傻儿,干下去铁定赔,要干你自己干!”然后就吓得立刻撤资了。

朋友一撤资,留下一个亿的缺口。樊建川焦头烂额,立马回成都,一口气将成都武侯区的办公楼折价卖出,将手中的加油站、车库也全卖了。

2005年,是抗战胜利60周年。60年是一甲子,樊建川决定:博物馆必须在8月15这个意义重大的日子准时开馆!

此话一说,他就要开始与时间赛跑,整个工期就只剩下短短9个月。连建筑学家都说:天呐,9个月建5个博物馆,这是全世界都没有过的工程先例,简直是天方夜谭。

为了赶工程进度,樊建川在每处工地上都放一个倒计时牌,和工头“骂架”,死缠烂打;他忙得团团转,这边装电梯,那边装玻璃,这边封顶,那边布置展柜;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困了,在工地上扯几块纸板躺着就睡了。

2005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安仁古镇的居民热热闹闹吃着年夜饭,樊建川还在工地上吹着寒风赶工。

樊建川说:那是我一生中最忙的九个月。

2005年8月15日,5个博物馆如约开放,当时国家的正式审批还没下来,樊建川就用“预展”的方式硬干、硬展。预展三个月,参观人数多达十万人。在开馆仪式上,樊建川讲话时,突然下大雨,这场大雨只下到博物馆这块地。樊建川拿起笔在布满雨点的稿子上,写下四个大字:

“苍天有眼”!

 

 

当天,美国84岁老人格鲁伯坐着轮椅赶来。

他是大名鼎鼎飞虎队陈纳德的队员,是一名援华老兵。他刚进了博物馆第一句话:

樊先生,你这个大房子里全是美军的东西吗?

樊建川说是,老兵马上就嚎啕大哭:“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专门纪念美国志愿航空队的纪念馆。我的青春,我最好的青春在中国。”

说完,这位老兵颤颤巍巍举起手给樊建川敬了一个礼,樊建川立刻回礼。两人手久久没有放下,只有眼睛里的泪珠在不停地打转。

 

 

 ▲

不屈战俘馆

别人赚钱上瘾,樊建川建博物馆上瘾。从2003年开始,樊建川建博物馆更是走火入魔。

别人都说樊建川,在国内你以私人的名义做博物馆已经到顶了,可樊建川却说:博物馆是神圣的,高不可攀,我怎么可能只建一个。

没有文物只能叫房子,有文物才能叫博物馆。樊建川收文物,更是走火入魔。

有一次在云南,樊建川遇见一老头,说家里的米桶是美军的东西,樊建川立刻跟到老头家里,高价买下米桶。抬着就走,米桶实在太重了,又只能滚着走。滚了好几里路,才弄回了镇上。

有一次在天津塘沽,他看到有人炸碉堡,一看碉堡是抗战留下来的,樊建川当即付钱,愣把50吨的碉堡奔波两千里运回了四川。

2007年,汶川有个村民向樊建川报信,说他小时候听老人说1944年,有架美军飞机坠落在汶川的宝顶山。樊建川听后,立即派搜索队去海拔四千米处搜索,前后三次,最后大获而归,带着两架飞机残骸回了成都。

当然也有樊建川买不到的文物,买不到就去“抢”。樊建川到台湾国民党党史馆参观时,看到蒋经国办公桌上的笔筒里插了好几支毛笔。他一边说“蒋经国在抗战时也做了不少事”,一边直接拿了一支毛笔插到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台湾的陪同人员急了:“你的心情我们理解。这样,下次专门给你带去……”旁人看到他如此作为,哭笑不得。

 

 

 ▲

天津运来的碉堡陈列在建川博物馆内

只要为抗战做出过贡献的先辈,都该被纪念,就连从来未被歌颂的俘虏兵也一样应该被纪念。

樊建川一个人跑到日本,一口气买下了全日本市面上所有的中国战俘“遗照”。这些遗照是战俘们一生之中唯一的照片,樊建川将这些照片全部买回了中国。

在战俘馆,最显眼的是一张10岁战士照片。这个孩子叫季万方,他的两只脚立正45度,非常标准的军人姿势。他被俘是在第一次长沙会战时,日本军攻打一个村庄,很难攻下,日本军官惊慌失措,最后发现对手竟然是三个小孩。

在樊建川的战俘馆回廊,无数忠魂在这里得到安放,那一张张黑白面孔,像是为这些从战士招魂。

樊建川说:他们虽然吃了败仗,我们也不能遗忘他们,我们怎敢遗忘他们?

川军在抗日战场付出惨重代价,却从不被正史记录。樊建川要为川军正名,当年在抗日战场共有1200万战士拼命,300万是川军,何其悲壮。

川军装备极差,穿着草鞋走几千里英勇赴死。就连川军将领刘湘也病逝疆场,留下一句:日军一日不退出中国,川军一日不得返川。

这段历史也不该被忘记,樊建川耗尽心力,建了川军抗战馆,只为让人们记住川军和整个四川在抗战中的牺牲。

只要建博物馆,樊建川浑身都是劲。他一口气又建成了“侵华日军罪行馆”“中国壮士群塑广场”“抗战老兵手印广场”“援华义士广场”等抗战系列场馆,至今已经有30多家博物馆。

他的博物馆是中国最大的“博物馆聚落”,超过1000万件藏品。每年100多万人次进来,几乎都是流着泪离开。

2006年,有一次王石来到博物馆,参观战俘馆时,大声痛哭,对樊建川说了一句:“感动、震撼、非常非常非常感染人”。

连战第一次见到樊建川,也是拱手相迎,说:“久仰!久仰!”

马英九为樊建川题词:为历史做见证,为后代永流传。

 

 

 ▲

小战士季万方

樊建川的博物馆估值100亿元,还有人说樊建川傻人有傻福,现在成了百亿富翁了。樊建川自嘲道:什么百亿富翁,是百亿负翁。

樊建川真是“负翁”,收藏的1000多万件文物,95%以上是自掏腰包买的。十几年的经商积蓄也花得精光。办博物馆的钱都是借的,年利息7000万元。

为了维护博物馆的开支,樊建川还特“不要脸”,身上穿几十块的衣服,吃十几块的路边小店,抽十多块的烟。“更不要脸”是为了博物馆开支,樊建川写字卖钱,不论大小,一万一副。

樊建川自己也说:“为了博物馆,我就是这么不要脸!”

诗人流沙河曾有一次和樊建川聊天,樊建川告诉流沙河本人死后还要剥皮绷鼓,放置在博物馆,赚敲打钱,用以补贴博物馆开销。

即使负债累累,他依然发下毒誓:“建够100个博物馆,让我马上死都可以!”其实樊建川很怕死,怕死后博物馆无人照料。2007年12月6日,樊建川为自己的遗嘱进行了公证,死后,博物馆全部捐给国家。

樊建川当过大官,也曾是巨商,最后却以一介布衣做成了一件伟大的事。他是一个平凡的人,干了一件伟大的事,留住了一个民族的苦难。
 

樊建川有一句话:“中国十三亿人,十二点五亿都应该过自己平淡的正常生活,但应该有一部分人挺起脊梁,敲响警钟,去做牺牲,我就想做一个敲钟人。”

樊建川是最酷的傻子,为了保留一个民族的记忆,他倾尽家产。为了延续一个民族的荣光,他舍弃一切,万死不辞。

在当今中国,樊建川这样的傻子不被赞颂,那什么样的人还值得赞颂!

世界上值得被歌颂的,不只是战争年代义无反顾反抗残暴的革命者,还可以是在和平年代播撒火种的传承者。

万死不辞。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他是环保人,还是头台村第一书记.......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