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富五车铸智慧 鞠躬尽瘁只为民

来源:赤子杂志社  发布时间:2014-06-10

浏览次数:
学富五车铸智慧  鞠躬尽瘁只为民
            ——记武安市淑村镇党委书记冀彦军

本刊记者|屈晓轩

   


    个头不高,戴副眼镜,说话旁征博引、条理清晰……初见邯郸武安市淑村镇党委书记冀彦军,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沉静、儒雅。冀彦军今年43岁,参加工作20多年来,他一直扎根乡镇,尽心为百姓排忧解难,真心与群众交朋友,赢得了干部群众的信任和拥戴。

   自第二批教育实践活动开始以来,淑村镇党委按照中央“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总体要求和邯郸市、武安市有关教育实践活动的实施意见,认真组织镇机关干部和农村广大党员干部开展学习教育、听取意见阶段的各项活动,冀彦军无论是给镇领导班子开会,还是给机关干部、各村党支部书记开会,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一定要当好群众的贴心人。”

淑村镇的好兄弟  群众的贴心人

   淑村镇新铺上村的乔蜜汁,是一个有志向的农村妇女,对生活有着无限憧憬。然而,她的生活却像苦水一样难以下咽。2002年1月,她的儿子开拖拉机翻车死亡,儿媳因此精神失常,至今下落不明。晚年丧子,还要照顾一个年仅5岁的孙女,她的老伴患上了病毒性肝炎。在儿子离世的几年里,为了生计,老伴儿强撑病体在村里坚持着一份打扫卫生的活儿,为的是一天能挣到8块钱,维持一家三口的吃喝开销。但是,两年前,老伴不堪生活的重负和疾病困扰去世了,空荡荡的院子只剩下孤苦伶仃的一老一少。儿子离去时,年幼的小孙女年仅5岁,今年已长成17岁的大姑娘,并以优异成绩考入武安一中。这本是一桩喜事,但对乔蜜汁来讲,却喜上添忧。离开学还有两天时间,孙女的学费和生活费还没有着落。为了生的希望,69岁的乔蜜汁拖着沉重的身子茫然来到镇政府。

   乔蜜汁迈进镇政府大院时,她的心忐忑、胆怯,她怕被人拒绝,还怕被撵出去。打听到镇党委书记的办公室,乔蜜汁趔趄着身子走了进去,她问:“你是冀书记吗?”正在谈论工作的一个年轻人站起来回答着:“是。”年轻人问她有什么事,乔蜜汁便把自己孙女无钱读书的想法说了出来。冀书记怔了一下,悄悄把老人叫到一边,从自己兜里掏出1000元递给愁容满面的乔蜜汁说:“你先回去让孙女上学,还有啥困难再找我,孩子的事我管。”乔蜜汁提起与镇党委书记冀彦军的首次相见,泪水盈盈:“我没有想到的是,冀书记竟然从自己衣袋里掏出1000元给了我,更没有想到的是,人家没有当着人面给我,而是把我悄悄拉到了一边。钱到手上的时候,我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冀书记真是太好了!”

   在淑村镇,无论是急需帮助的孤残家庭,还是养蝎子的农户,说起镇党委书记冀彦军,都像说自己的兄弟一样亲切、动情。

   大淑村的胡俊秀和郭军叶是一对贫困夫妻。由于自家房屋被村里的石板厂震塌扒裂和养蝎子的事,他们曾一天跑几趟镇政府。让郭军叶难以忘却的是:“人家一点没嫌弃我,还口口声声叫我嫂子。”很多次,郭军叶来镇政府找冀彦军时,他正忙于开会或解决其它事情,他总是说:“嫂子,你先等会儿啊。”有一次,等了很长时间,前边反映问题的人还没有说完,郭军叶等不及走了。晚上,他们在家吃饭时,冀彦军打来了电话,说:“嫂子,你和我哥过来吧,我有空了。”

   在郭军叶家中,记者看到了他们新建的大瓦房,提起冀彦军,胡俊秀感动地说:“我跟冀书记非亲非故,互不相干,但他对我的关照,比亲兄弟都多!”

   胡峪村村医李长华因自己的乡村医疗点被取消,在一次次的上访调解中,与冀彦军成了朋友。他印象中最深刻的是:“作为一个农民,我打的每一个电话他都接听。发的每一条短信,都在最短的时间内有了回复,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跟冀书记年龄差不多,特别佩服他。他这个人善良、厚道,一个镇党委书记,老百姓见了都愿意和他聊天、谈心,说明这个人有魅力。”

百姓的“活菩萨”“大救星”

   群众在生产生活中碰到了困难,都把冀彦军当成解决问题的依靠;生活中遇上麻烦事的人,把他当成诉说心里话的对象。而对那些身陷窘境和承包纠纷的企业经营者来说,都把他当成危难中的救星。在企业经营者心目中,这个年轻的书记处理问题有办法、能服众,可以把他们从蜘蛛网一样的纠缠中“解放”出来。

   前年,野河村村办企业东山石料厂承包人杨天柱碰到一个最难过的坎儿。他承包的鼓兴水泥厂设备老旧,贷款高达1000多万元,再加上借亲朋好友的400多万元,负债多,包袱重,越往下经营困难越大。这时候,对杨天柱来讲,石料厂是干吧,干一天赔一天;丢下吧又丢不下。这时,承包已经到期,烦恼苦闷让杨天柱的体重从188斤降到了160斤。继续干吧,赔钱;撒手不干吧,自己又撤不出来,杨天柱想安排老婆孩子一走了之。他说:“这时候,我遇到了冀书记,他帮我协调了还款难题,还引来新的投资人,使企业起死回生,冀彦军就是我的恩人、救星。我今年57岁了,我佩服冀书记这个人,他不简单。”

    2012年,野河村所属的两个集体企业东山石料厂和南山石料厂的转包续包问题,显示了冀彦军在处理棘手问题方面的才干。在淑村镇,野河是一个大村,两家石料厂的转包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对这个村子来说,这是一件事关全村安定的大事。作为镇党委书记,冀彦军对两位企业承包人说:“既然是集体企业,人人有权参与承包和监督,这是村民的权益。村民提高承包费的要求是完全合理的。”但同样,他也考虑到承包人的经济利益。如果草率转包别人,以前承包人多年来个人投入的大型设备比如钩机、铲车只能报废或贱卖;而新的承包人还得再购置这些物品。通过数十次的工作,两家石料厂的承包费都按照村民的意愿进行了提高,现有承包人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损失。
             
    淑村镇由于石灰石资源丰富,自清代以来,当地人就以取石材烧石灰为生,淑村镇的永峰路两侧,沿途比比皆是生产设备简单工艺简陋的小石子厂和小石灰窑,62平方公里的区域范围内,分布着小石料加工点23个,烧灰土窑260个,淑村镇的三小企业就占武安市总量的72%。连续11年分包淑村镇的武安市人大主任祁林顺对淑村镇遍地皆是的空气污染概括为:“一进淑村雾茫茫,都是白灰石子厂。野河胡峪白马寺,还有白河北三乡。(均为地名)”2012年春天,邯郸开展大气污染治理,关停取缔“三小”5个重点,武安占了3个半,但对如何取缔关停,动用警力采取暴风骤雨式强制关停,还是思想工作推进,一时大家都没有成熟的方案和思路。

鞠躬尽瘁  为百姓谋利益

   从2002年任淑村镇长至今,已在这块土地上任职近11年的冀彦军深知石灰窑对当地百姓的重要,当地三分之一的人生活来源,200多座石灰窑关系着六七千人的生计。每座窑一年就是几十万元的收入,要让石灰窑乖乖关闭,谈何容易?面对大局,冀彦军惟一的想法是,如何让石灰窑主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他积极与市领导沟通,一边向上争取政府奖励和补贴资金,一边与石灰窑主达成默契,允许大家利用年前年后石灰销售高峰期,把余下的石灰出净卖清。2013年关停工作最关键的六七月份,冀彦军和全镇干部,晚上十一二点还在石灰窑清理现场,第二天,五六点又早早来了。淑村镇石灰窑关停按照他设定的“停产——撤去井架设备—— 出清灰—— 填窑”的步骤有序推进着。石灰窑关停最多的野河村支书孟龙庆感慨万千地说:“单就年前年后两个月的出灰缓冲期,就让每个小窑主减少20万损失。我们遇到一个好书记,把一个暴风骤雨式的运动,变成了一场和风细雨式的有序活动。”

虔诚反思 每日读书三省其身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论语)

    冀彦军说,他每天都用一种虔诚的心反思自己的工作,在对待工作、对待群众、对待同事、对待学习上,是否做到了以上几点。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论语)孔子说:用道德来治理国家,便会像北极星一样,静静地处在她的位置上,众多星辰都环绕着它。冀彦军对此的理解是:内心修养达到一定的高度后,从内心深处能够折射出一种无形的力量来穿透一切,直达人们的内心来震撼和敦化他人。只有道德的力量才能够折服别人,使人真正地发生心诚悦服的变化。

    在镇里、在家中,这个43岁的中年人,给人的印象是:爱看书,知识渊博。冀彦军说,“看书,可以从书中获得智慧,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他对“四书”的专注,淑村镇和他共事的同事人人知晓。

    在网上听惯了镇党委书记“要跳,你就跳五楼啊!”“老百姓就是给脸不要脸”的雷人雷语,我一直在求证冀彦军被当地群众拥戴的原因,也许正是这样的自我修养让他拥有和坚守着一颗爱心之心。

    冀彦军的屋里高悬着一方匾额:敬天·畏命·博施·爱人,这是论语的精髓所在。记者在淑村镇走访,无论是普普通通的农民,还是长期在当地经营的企业主,还有共事多年的同事,他们说起冀彦军,第一是叹服,二是亲近,再就是感动。贫弱者说他“善良”,经营者说他“真诚”,企业主说他“智慧”,同事们则感叹他的知识渊博。

    而他自己始终坚持着心中不变的信念:群众利益无小事,只要心里时刻装着群众,就没有做不好的工作!



                                                     编辑|屈晓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我是人民的公仆 ——记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纪委书记、督察长刘金国 ]    [下一篇:淳朴智慧得人心的好主任聂玉明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