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菊美多吉:甘舍小家为大家

来源:中新网  发布时间:2013-04-26

浏览次数:
菊美多吉家人在家门口的“全家福”,家人身后是原本用于修缮房屋的木料
 
      “快看,这个就是我阿爸。”在四川省甘孜州道孚县木茹乡一户藏族民居里,只要有人来家做客,四岁小男孩贡嘎都会捧着父亲的照片向来客介绍。至今他都不知道,对父亲的印象将永远定格在照片中。
     贡嘎的父亲是菊美多吉,甘孜州道孚县木茹乡格村人,曾任道孚县瓦日乡党委副书记、乡长。2012年5月19日,已是重症高血压患者的菊美带病坚持工作,因劳累过度突发脑出血离世,年仅33岁。
     “菊美乡长还在,他没有走……”鲁村支书俄孜降泽怎么也不能相信,菊美乡长就这样走了。“前一天下午,他还在村里拜访群众到晚八点多,村民叫他留下来吃晚饭,他却因为安装太阳能的技术人员已经到了县城,要赶过去跟人接洽,连口水都没喝就急匆匆地走了。”
菊美多吉遗留下的工作日志

     俄孜降泽指着眼前这条修好的通村公路,告诉记者,菊美乡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挨家挨户给村民做工作,“现在路修好了,乡长却看不到了”。
     在菊美多吉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然在与相关工作人员衔接为瓦日乡民众安装热水器的相关事宜,一年过去,村民们已在享受热水器带来的便利。
     在他遗留下来的日志中,写满了这样的备忘记录:4月11日,仁孜的医保本户名需要到县公安局重新核实;5月3日,看望脚伤住院的得吉阿妈;5月16日,尧日村村支部的图书架差两枚螺丝钉……
      然而,家对于菊美多吉,只是个匆匆的行囊。忙于工作,他三过家门而不入;妻子生产时,他还在几十公里外的村里修路修水渠;帮村民修好了房子,自家的木料却搁置了7年。
      在菊美多吉家的门外,记者看到很多木料。妻子昂旺巴姆说,七八年前,他就对家里人说要改造家里的老房子,可如今,木已见朽,老房依旧。提起丈夫,菊美多吉的妻子昂旺巴姆总会用“很忙、很累”来形容。“每次回家,他都是匆匆忙忙,在家里待上一天都是很难得。”
      菊美多吉是家中的独子,按照风俗本应留在家里做“当家人”。“上有天,下有地,中间缺个顶梁柱。”菊美多吉的父亲巴登摇着头说,不敢相信独子就这样去了。但巴登心里明白,菊美是一心一意为乡亲们做事的,他没有白养这个儿子。
      本来听力就不好的昂旺巴姆,因为受到丈夫英年早逝的刺激,听力功能更加衰退,现在家里的重任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她回忆说,结婚以来,家里的事基本指望不上丈夫,几个月可能都见不到一面。甚至儿子出生时,菊美多吉都没有陪在她身边。“虽然有过抱怨,但我理解他,舍得了小家才有大家。”
      2012年12月19日,昂旺巴姆诞下了她与菊美的女儿,取名昂旺升措。当菊美多吉去世时,这个孩子还在妻子的肚子里。“女儿比一般的孩子安静,可能是菊美知道再不能让人磨我了。”昂旺巴姆说,女儿眉宇间像极了她父亲。
      据菊美多吉的同事昂旺扎西介绍,菊美多吉最后一次见到儿子是去世前,在家门口偶遇儿子。“乡长高兴地抱起儿子,狠狠地亲了几下,简单交代几句后,便匆匆离去。”昂旺扎西说,没想到这竟成了他们父子的永别。
      四岁的儿子贡嘎时常还会在妈妈面前提起父亲,但昂旺巴姆只是在一旁,默默无语,至今仍不知如何向儿子解释,他的父亲已去世近一年了。“等他长大了,我会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个好人,要以他为榜样。”昂旺巴姆抹着眼泪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记追逐共富梦的村书记吴栋材 ]    [下一篇:樊渭:要用毕生精力守护那片绿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