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抗战期间“景县南杨木惨案”的回忆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6-02-26

浏览次数:
   
    南杨木村位于景县广川镇政府驻地东南五公里左右。这里土地肥沃,风景秀丽,民风淳朴、人民勤劳,经济发达,一派欣欣向荣景象。然而在73年前,日本侵略者在这里制造了一桩血腥的惨案,残忍屠杀南杨木村民。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期间,我们中共景县县委党史研究室的几位工作人员来到南杨木村,访问了现年81岁的老党员王洪义、79岁的的老党员王洪昌兄弟两人和王洪昌老人的爱人——77岁的老党员、退休教师朱桂芬老师,聆听并记录了他们对“景县南杨木惨案”的回忆。
    抗日战争前,在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政治压迫和地主阶级的残酷剥削下,南杨木一带的农村民不聊生。日寇侵入华北后,烧杀抢掠,这里的农民更是苦不堪言。抗日战争时期,南杨木一带是抗日游击区,属于景南县第四区。1939年,日寇在华北抗日根据地及其周围地区进行“扫荡”时采取“囚笼政策”,即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辅之以封锁沟,封锁墙,将抗日根据地实行压缩包围,形成网格状的“囚笼”。其目的是限制抗日军队的机动作战,便利日军奇袭捕捉,以消灭抗日武装力量。他们加紧修筑铁路、公路,从内外两个方向根据地压迫,周边严密包围,腹地步步楔入。在冀南平原,依托平汉路向东扩张,相继筑成石家庄至南宫、内丘至巨鹿、邢台至威县、邯郸至大名等公路干线及许多支线,把冀南分割成许多小块。敌人还修筑石德和邯济两条铁路,以联结平汉、津浦两大交通动脉。在太行、太岳山区,抢修白晋铁路,准备修筑临(汾)邯(郸)铁路,以便把太行、太岳两区分割成四块。同时在平汉路两侧积极增筑据点和公路,封锁太行与冀南之间的交通。在这些地方,敌人广拉民夫,搜罗筑路材料,从山海关外等占领区源源运来铁轨和筑路机械,集中人力、物力赶修铁路、公路。1941年到1942年,日寇在华北新筑与修复铁路752公里,公路发展到37350公里,封锁沟墙增加到11230公里,新筑碉堡7801个。为了打破日本侵略者的“囚笼政策”,八路军总部组织发动了“百团大战”。 南杨木所属的景南县成了“百团大战”中八路军破袭石德铁路的主战场之一。这期间,八路军冀南军区25团在团长李林的率领下,曾在南杨木附近的大辛庄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1940年10月31日夜,冀南军区25团、27团破击石德铁路龙华镇至北良寨一段后,到广川西秦村(现广川镇秦屯村和周吕村一带)休息。第二天上午,由景县龙华镇和枣强县马朗村出动两股日军“扫荡”。在与敌人战斗中,25团团长李林、27团政治处主任王顺平英勇牺牲。李林团长和王顺平主任牺牲后,他们的英雄事迹和爱国主义精神在景南县抗日军民中广为传颂。景南县抗日军民决心继承先烈遗志,团结抗敌,坚决把日本强盗赶出中国去!
    当时南杨木村的人口大约八百人左右。该村附近有三个日本鬼子据点:分别位于北面的北杨木村、东面的大枫林村,西南方向的大董故庄村。这三个鬼子据点距离南杨木村都只有几里路。另外,南杨木村外有两条日本鬼子修筑的用于进行“扫荡”八路军、游击队的公路,一条是经过南杨木村西(从龙华经过周吕村日本鬼子据点到大董故庄鬼子据点的)南北公路主干道;另一条也是以这条南北公路主干道为起点,经过大枫林村鬼子据点到隆兴的东西走向的公路。再加上该村距离石德铁路较近,因此,南杨木村的交通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南杨木村的农民群众积极参加抗日救国战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挖掘了贯通全村的地道,用来掩护八路军和老百姓,破坏村子周围敌人修的公路,剪断敌人的电话线,阻碍了日伪军机械化部队的行动,破坏了敌人的通讯联络,有力地配合和支持了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地方游击队的对敌斗争。因此,日本鬼子对南杨木村村民非常仇恨,为了报复和镇压南杨木村广大农民群众的抗日活动,公元1942年12月31日(农历1942年11月24日)下午,一群龙华据点的日伪军来到南杨木村,用枪强迫未来得及逃离的老百姓,到村西修筑游击队领导农民破坏的公路。修路前日本鬼子把老百姓强行集中到村西公路边的沟里。一个姓郭的汉奸、日军翻译官(据说是饶阳人)为虎作伥,恬不知耻地向在场的老百姓宣传所谓的“中日亲善”,大肆污蔑对共产党和八路军,用威吓利诱、严刑拷打等野蛮残忍手段,逼问群众谁领头挖的公路,谁是八路军游击队?当时在场的群众坚强不屈,没有一个人承认。日本鬼子当场就把年轻力壮、精神头足、穿戴比较整洁的刘长平、冯长震、周章起、冯双全四人当作八路军游击队,先用枪托打伤,用狼狗咬伤,然后活埋。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为了折磨被害者,强制被害者站立者将其活埋。周章起被活埋前,日本鬼子残忍地砍下他一只胳膊。当土埋到冯双全胸部位置时,他仍然挣扎着用双手去揩脸上的土,日本鬼子看见后立即在他头上残忍地铲了一铁铣,然后冲着他的头部一连打了六枪。日本鬼子活埋了刘长平等四人后,见老百姓仍然不说谁领头挖的公路,谁是八路军游击队?就把在场的六十多个青壮年捆绑起来带到附近的周吕村据点,对这些人严刑拷打,继续逼问谁领头挖的公路,谁是八路军游击队?这些被捕的老百姓宁死不屈,日本鬼子放回了几十人,把另外日本鬼子认为是共产党、八路军嫌疑最大的几十人带到龙华据点,采取用鞭子抽、用板子打、灌辣椒水等残酷刑法,仍然没有审问出什么结果,不久就把其中大部分人放回来了,而在这批被日本鬼子逮到龙华据点的受害者当中,刘金台、邢长生、王朝凤三人至今杳无音信。(有人说当时在龙华据点被日本鬼子打死了,有人说被抓到日本当劳工去了)。其中王朝凤才结婚几天就被被日本鬼子逮走了,他的妻子在王朝凤家中活到八十多岁,也没有等到丈夫归来。在偌大的中国,像王朝凤这样的人间悲剧不计其数。这是典型的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新婚别》,造成这种凄惨悲剧的罪魁祸首是万恶的日本侵略者。当时被日本鬼子放回来的受害者当中,每个人都有被拷打的伤痕,其中一个名叫王希全的年轻小伙子受伤最严重,回家后治疗了几个月才能下炕。(农历1942年11月24日)下午,日本狗强盗走后,在一片悲惨的哭声和愤怒的骂声中,村里的老乡从土里扒出四位无辜被害的死者,帮着把被害者的尸体抬回家准备安葬。当年只有七周岁的王洪义老人,亲眼见到周章起的家人抬着他的尸体,抱着他被日本鬼子砍下的一只血肉模糊的胳膊,在自家门口路过。时隔73年后,王洪义老人至今讲起这些惨景时,仍然义愤填膺、怒火满腔。王洪义老人介绍,抗战胜利后,前面提到那个姓郭的汉奸、日军翻译官被八路军逮捕后,老百姓强烈要求把这个姓郭的汉奸押到南杨木公审和批斗,可能是因为上级执行俘虏政策的原因,政府没有答应。但是,在老百姓心目中,像姓郭的这类汉奸、日军翻译官已经被绑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必将遗臭万年!
    日本鬼子见用活埋、逮捕等残酷手段征服不了英勇不屈的南杨木村民,就在第二天又卷土重来。公元1943年1月1日(农历1942年11月25日)黎明时分,日本鬼子把南杨木村各个路口堵住。在村东逮着了想逃离虎口的年近六旬的老人王永香,当场把王永香用火烧死。日本鬼子把抓到的老百姓撵到村北一个土沟里,不分男女老幼,一律用人们当时扎腰用的毡带捆起来并强制跪在地上。日本鬼字冲着老百姓支起了机关枪。用(木)劈材点起了一堆熊熊大火。时值寒冬,空气如凝固了一般,连孩子的哭声都没有,现场一片死寂。日本强盗仍然通过汉奸逼问群众,谁领头挖的公路,谁是八路军游击队?从跪着的人群中拉出一个个年轻小伙子来问,如果不回答,就把他投到火堆里烧,当场就有村民刘双印、刘连仓、刘德利、刘群站四人被烧成重伤,被烧伤的还有多人。难道这些被烧伤的人,真的不知道谁领头挖的公路,谁是八路军游击队吗?当然不是,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个人死了,也绝不出卖自己的同胞,也绝不当汉奸卖国贼!“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虽然这些普通老百姓不会背诵这些传统的爱国主义诗句,但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爱国主义精神已经深深地铭刻在这些普通老百姓的脑海里,融化在他们的血液中。这就是英雄的南杨木人!这就是普通的中国老百姓!当我们景县县委党史研究室的几位同仁听到老党员王洪义等三位老人介绍这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感人事迹时,心中情不自禁地为当年南杨木村民这个英雄群体点赞!
    1941年7月10日,日本侵略军头子冈村宁次接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后,指挥日军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及其周围地区进行“蚕食”和“扫荡”,推行惨无人道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据王洪义老人回忆:因为八路军冀南军区25团曾在南杨木附近的大辛庄打过一场漂亮的伏击战,日伪军就把大辛庄的全部民宅烧了个净光。日本强盗杀死一个中国人,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随意。1943年,年仅15岁的南杨木农民牛振山在外村给地主扛活,一天早晨回村沿着坑塘往家走,被日本鬼子瞄准打死,南杨木村被日本鬼子无辜杀害的还有农民卢树昌等人;在抗战期间南杨木失踪的还有李玉、李福祥等人(估计极有可能在外地被日本鬼子杀害了)。王洪义老人说,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在其占领区和游击区强行建立维持会等组织,在各村任命伪村长、伪保长给日伪军征税、征粮、强迫农民交被套(做军火用),普通老百姓本来耕地很少,再加上连年遭受旱、涝灾害,收成极少,再加上日本鬼子横征暴敛,逼得老百姓根本没有活路。日本鬼子“扫荡”进村后,看见鸡鸭就追,看见牲口就抢,闹腾得各村鸡犬不宁。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面对日本侵略者,中华儿女不屈不挠、浴血奋战。在1942年末“南杨木惨案”后,英勇的南杨木人民“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 王洪义和王洪昌两位老人的父亲——一个祖祖辈辈给地主扛活(当长工)的贫苦农民王立田,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1943年,冒着生命危险,毅然决然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南杨木村第一个共产党员。王立田入党后,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秘密地积极地组织本村农民群众继续破环敌人的交通运输线、到龙华火车站附近扒铁路,把铁轨拉回本村埋藏起来;给八路军游击队当地下交通员,给他们传递情报;组织村民坚壁清野,每天下午三、四点钟,就发动村民用牲口驮着被褥、粮食,沿着交通壕转移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去,使老百姓免遭日伪军的伤害;组织青壮年民兵参军参战,南杨木村先后有冯金庄、冯金秀、冯书海、冯振山四位烈士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南杨木村村民在八年抗战中,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很大贡献。终于和全国人民一道,迎来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2015年9月3日,习近平同志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招待会上的讲话指出:“那些惨无人道的侵略行径,那些血雨腥风的战争场面,那些令人发指的屠杀罪行,那些在战争中不幸死亡的几千万无辜生灵,都铭记在人类的史册上,都铭记在人类的心中。血的教训不能忘却。昨天的历史不是今天的人们书写的,但今天的人们不能脱离昨天的历史来把握今天、开创明天。”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我们回忆抗战期间“景县南杨木惨案”,就是要教育后代懂得当亡国奴的滋味是不好受的;要教育后代“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此稿由景县广川镇南杨木村老党员王洪义、王洪昌、朱桂芬口述;中共景县县委党史研究室:马金生、冯其瑞、左秀岭、王磊整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公正评价平民刘邦是时代的需要 ]    [下一篇:简述清朝火灾惩处律例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