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仲舒三题

来源:赤子杂志社  发布时间:2013-12-01

浏览次数:
董仲舒三题

文/邓文华
 

  关于董仲舒故里的争论
     董仲舒是西汉时期的大儒,是系统阐发孔子儒家思想的一代宗师,其建树和学说的影响可以追溯到西汉以后的整个封建社会。但对于董仲舒故里的准确定位,却一直争论不休,时至今日仍有不同的见解。
    司马迁所著《史记•儒林列传》及班固所著《汉书•董仲舒传》都说,“董仲舒,广川人也。”均没有指出董仲舒故里的具体县份。随着历代行政区划的变迁,广川作为一个行政单位,其隶属关系也不断发生变化。
    据考证,董仲舒生于汉惠帝四年(公元前191年),死于汉武帝元封六年(公元前105年)。在这87年中,广川的隶属关系有三次变化。广川,汉初置县,治所在今河北省景县广川镇,属信都国。汉景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55年),景帝封皇子彭祖为广川王,信都国改为广川国,领广川县。前元四年,徙彭祖为赵王,广川国改为信都郡。中元二年(公元前148年),景帝又立皇子越为广川王,广川又恢复为国。董仲舒死后55年,也就是汉宣帝甘露四年(公元前50年),广川国除,复为信都国,仍置广川县。由此观之,当时的广川是个很有名的地方,并且隶属关系变化频繁,所以司马迁和班固都只称董仲舒为广川人。
    汉以后,广川的隶属关系又有几次较大的变更。一是晋武帝时改广川为长河,归平原管理,治所在今山东德州市境内;二是北齐天保年间,广川县废入枣强县,广川镇也划入枣强县;三是元代初年,广川镇改属景州条县(即今河北景县),明代洪武年间条县省入州治,民国初景州改为景县。这样一来,董仲舒故里不但同景县,而且同德州、枣强都有了关系。德州称董子为德州广川县人,枣强称董子为枣强广川镇人,景县称董子为景县广川镇人,并都设祠祭祀。但是历史上广川的隶属关系不管如何变更,在元代以后,广川镇已并入景州的版图的事实是不容争辨的。所以元代参知政事曹元用写道“按《汉书》,董子广川人。广川属汉冀都郡,今景州条县是也。”又说,条县“西南乡有广川镇,其别墅曰董家里(即现之广川镇大董故庄,也称董子故里),有祠在焉。唐、宋碑刻犹存。”明代兵部尚书、故城人周世选在《重修董子祠碑记》中说:“董子之生,实汉广川,今入景州版图,所谓广川镇者,即其故居也。”李鸿章编修《畿辅通志》时,作了更详尽的分析:“德州、枣强、景州三处,郡名皆曰广川,祠祀董子。夫德州之曰广川,以晋武时改广川为长河,移属平原故也;枣强之曰广川,以汉景时分广川为枣强,后复枣强并入广川故也;景州之曰广川,以广川来属故也。其实董子之所生董家庄,在汉为广川县地,时未置枣强,亦不属条,……。后代即以广川割属景州,则庙食者在此不在彼矣。”这一分析不含偏颇,可谓中肯确当。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董仲舒为西汉广川人,今河北景县广川镇董故庄(即董子故里)人。
坎坷的为官之路
    董仲舒自西汉孝景时为博士,到作胶西王相以病免,可以说屡遭人嫉、历尽坎坷。武帝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汉武帝诏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并亲自策问,董仲舒因献三策受到武帝嘉许,封为江都王相。江都易王刘非,孝景帝时立为汝南王,吴楚七国之乱,刘非年仅15岁,便上疏帅兵击吴,立下大功,转封为江都王,治理原来的吴国。《汉书》说他“好气力,治宫馆,招四方豪杰,骄奢甚”。因为刘非知道董仲舒是个大儒,并能用儒家大礼匡正他的过错,不但没有为难董仲舒,而且对董仲舒非常敬重。但要改变刘非的坏毛病,将这个诸侯王管住、管好,谈何容易。可能因为这个原因,董仲舒被废为中大夫。武帝建元6年(公元前135年)春,辽东高祖庙发生火灾。这时,董仲舒在家著《灾异之记》,本想将这部著作献给武帝,但稿子还没写完,就被主父偃偷去送到武帝手里。主父偃也是上疏言事受到武帝的重用,而且爬得很快。元朔元年(前128年)一年四迁,成为中大夫。主父偃知道董仲舒的才气和本领,嫉妒之心早以有之。武帝将稿子拿给儒生们看,认为有讥讽天子的用意。其中有一个叫吕步舒的,是董仲舒的学生,但他不知道这是老师的著作,也对《灾异之记》横加指责。武帝很生气,给董仲舒定了个死罪。但武帝毕竟是爱惜人才的,不久就赦免了他。与董仲舒同朝为官的人中,有一个叫公孙弘的,《资治通鉴·汉纪十一》说他“性意忌,外宽内深;诸尝与弘有隙,无近远,虽阳与善,后竟报其过。”加之他善于逢迎谀上,到了元朔五年(前124年)便作了丞相。董仲舒为人廉直,对公孙弘这一套很是看不惯, 引起公孙弘的嫉恨。当时在刘氏诸王之中,胶西王刘端最为骄姿拔扈,屡次犯法,杀死很多两千石的官吏。公孙弘便向武帝推荐董仲舒作胶西王相,说只有董仲舒才能当此大任。实际上是在借刀杀人。但胶西王“素闻董仲舒有行,亦善待之(《史记·儒林列传第六十一》)”。董仲舒怕时间长了自己获罪,便推说有病,辞官回家。
      汉代刘向说,“董仲舒有王佐之材,虽伊、吕亡以加;管、晏之属,伯者之佐,殆不及也。”只可惜遭人嫉妒陷害而才华不得施展。但正是这种逆境锻造了董仲舒严谨治学、刻苦著述的精神,为我们留下了十几万言的宏篇巨著,成为今天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宝贵历史财富。
景县的董子祠和董子书院
    景县是董仲舒的故里,作为后人祭祀董仲舒的董子祠和讲习儒学及董子著作的董子书院,在历史上享有很高的声誉。
    在景县历史上建有董子祠两所,一在景州城内,一在广川之大董故庄。明代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李东阳在《重修董子祠碑记》中说:“州旧有董子祠二,其一在里中,最古,有唐宋碑碣;一在北门之外,不知始何时。”元代天历元年,乘务郎条县尹吕思诚将县城北门道右的董子祠移建到县治之东,使董子祠有“崇台高三丈,杰阁二层,”第二年落成,这就是后人所说的“广川台”。“条县无县学,吕君又筑讲堂祠下,为东西两斋,命教谕刘澂权主董子祠事。”并命县学的生员“朔望先谒孔子庙,次则及焉”(曹元用《董子祠堂记》)。这时董子祠已是讲学、祭祀兼而有之。又过了十几年,元顺帝时,河间总管王思诚将董子故里的古祠改建为董子书院,“设山长一人,以奉祀事且领教事。”(明李东阳《重修董子书院记》,《元史》王思诚传有记)这是景县历史上有案可稽的、最早的董子书院。后来县治之董子祠及董子故里之董子书院都毁于战乱。明代英宗天顺年间,御使章璠在县治城东建祠,在恭祀董子的同时,恭祀高允等8人。改董子祠为“景贤祠”。到了明武宗正德年间,御史卢雍按行至景,在董子故里之“榛莽间”发现董子书院遗址,“乃嘱河间知府陆君栋、知景州徐政俾经营之。始于首夏,阅月而成。其中为堂三间,以奉董子像。旁翼两斋。缭以围垣,揭以名额,而又刻其遗书以惠学者”。(明李东阳《重修董子书院记》)明嘉靖年间,监生冯时选捐资重修广川董子故里之董子祠,并置香火地17亩。
    到了明熹宗天启五年(1625年)七月和八月,先后下诏毁首善书院和包括东林书院在内的天下所有讲学书院。(《明史·本纪二十二·熹宗》)当然广川之董子书院也逃脱不了这一厄运。“至是先毁首善书院为天下倡,而畿辅书院遂尽废为公廨矣。以致我景在广川镇之书院迄今未能恢复。”(民国版《景县新志》)但董子故里之董子祠仍然存在。民国以后,董子祠成为董故庄的学堂。据董故庄一位年近70的村民回忆,他在董子祠读小学时,尚有正堂3间,东房数间,大门南开,祠堂占地在三四亩左右。新中国成立后,在破除迷信活动中拆毁。现在书院旧址有断碑残额,“景州重修董子书院记”9个大字清淅可辨。清代康熙年间,景州知州周钺又在景州城东购买土地,扩大地基,重建董子祠,请康熙皇帝题写“阐道醇儒”额,这样州治之董子祠又恢复到元时的规模。据景县志书载,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知州宋彭寿于州城南门内购地创修广川书院,兴工于同治十三年五月,竣工于光绪二年(1876年)四月,筑堂舍40间,内设桌凳, 一如试院编列字号;于北院建义学12间,以作童蒙讲学之所。但由于仅有院产18亩,别无其他来源,不敷费用,没有多常时间书院就荒废了。所以旧志说,“以经费无着,未能实行延师讲学。是书院之名虽复,书院之实究未复也。迄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遂改筑为高等小学校。”(作者系河北作家协会会员、河北景县政协原主席)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从后人题诗来看董仲舒 ]    [下一篇:口述历史•爷爷奶奶的抗战史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