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清朝火灾惩处律例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5-27

浏览次数:
 
 
 

 简述清朝火灾惩处律例
冯星艺
(黑龙江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 哈尔滨 150080)
[摘 要]古人云:建业千日功,火烧当日穷。火灾作为灾情之一,由于自然或人为原因,一旦发生,常常具有突发性,加之古代建筑特殊性,延烧极快且扑救困难,破坏性也是极大。清朝统治者对于火灾的防范和治理尤为重视,火灾相关的律令的制定较清以前各朝也是更为严谨、完备。本文拟从皇宫和民间两方面,分析不同情况下清朝火灾惩处律法的相关规定。
 
[关键词] 清朝;火灾;律例
  
    [中图分类号] k249  [文献标识码] A  
 
火灾律例的制定也是清朝火政制度之一,统治者旨在通过详备的火灾惩处律例,来提高人们的防火、慎火意识,规范人们的行为进而减少火灾的发生,这也是国家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重要保障之一。

 

一、京城皇宫火灾惩处律例

    清朝紫禁城皇宫当属为一国中最重要的建筑,当朝天子及其妃嫔、子女等都居于其中,此外皇宫之中还藏有数之不尽的珍贵宝藏和文物等,因此皇宫的安危当属于重中之重。而火灾则是一大患,皇宫之中的灯火照明、生活用火、燃香拜佛以及取暖用火等等都有可能引发火灾,因此详备而完善的火灾律例则是必不可少的,它是惩处过失之人、警戒大家的重要依据,在预防并减少皇宫火灾方面起着不可小觑的作用。而鉴于京城皇宫的重要性,它的律例自然要比民间更为严格,约束力也要更强一些。

    据《钦定大清会典事例》记载“若延烧宗庙及宫阙者,绞”[1]。《大清律例》同样记载“ 失火殃及宫闻者, 处以绞刑”。据此两条律例,无论失火或故意放火延烧皇室宗庙或皇宫,火灾肇事者皆将按律例处以“绞刑”,即“全具肢体,斩身首异”。除火灾肇事者处以最严重处罚外,火灾相关“疏于防范”的领侍卫大臣、太监首领等皆一律问责,或革职、降职,或罚俸,或仗刑等,以示惩戒。平日负责守卫宫殿以及仓库的相关人员凡遇见内外起火的情况,皆不得擅自离开所守地方,违者则被处以仗一百的处罚。清朝统治者对于皇宫火灾安全隐患的管理也甚严,其中康熙帝尤为重视火政,在此方面也以身作则。康熙帝自幼在养母身边养成吸烟习惯,即位后对火政之事极为重视,鉴于皇宫火灾危害之大,便下令皇宫之内戒烟并带头戒烟,以防止引发宫中火灾。康熙十五年议准,“凡文武官员,有违禁在紫禁城内及仓库坛庙等处吃烟者,革职”。八旗下人则处以“枷号两月、鞭一百”处罚。普通民人则处以仗“责四十板流三千里”的处罚。除吸烟责任人应受到处罚外,相关的管理官员若发现此行为不行逮捕,也将处以“罚俸六月”的处罚。宗室有犯此事者,则交由宗人府议责。因此上到皇室宗室人员,下到皇宫内宫女、太监,无一例外都在律例的范围内,受其约束。此外京城皇宫一旦发生火灾,火灾肇事者不论为“失火延烧”或“故意放火”皆处以绞刑,且京城皇宫失火灾后修建所需费用也非一般常人所能承受,灾后对火灾相关官员进行相关处罚外,灾后费用还是由朝廷出资进行修建。

二、民间火灾惩处律例

民间地理范围更大,人员更多,火灾情况也更为复杂。清律对于“失火延烧”与“故意放火”两种情况分别有所规定,并针对火灾发生地点的不同、受灾轻重以及不同的责任人、灾后赔偿等,都有不同程度的量刑规定。
   (一)失火延烧
“失火延烧”即非当事人人为刻意放火,带有一定的偶然性、突发性。对于于“失火延烧”中“公”与“私”房屋,延烧房屋的类型、数量的不同情况,皆有不同惩处规定,总的来看清律中失火延烧涉及“公”比”私“处罚更重,延烧造成损失越大以及火灾若造成人命,处罚也更重,处罚类型多是杖刑、伽号等。据《钦定大清会典事例》记载,康熙年间规定:“凡失火烧自己房屋者,笞四十”;“延烧官民房屋者,笞五十”。但如有失火延烧致伤人命的,“不分亲属凡人,杖一百”。嘉庆十一年又补充规定,凡失火延烧官民房屋以及官府公廨仓库等火灾案情,都按照笞、杖、充、徒定刑。此外根据火灾延烧不同房屋间数也有不同的量刑,因致失火延烧官民房屋至一百间者,加伽号一个月;延烧至二百间者,加伽号两个月;延烧至三百间以上者,加伽号三个月。且以上三种情况都于失火处加伽号,以示警戒;倘若在山陵兆域内失火但不至延烧者,仗一百并徒二千里;如若在山陵兆域内失火并延烧林木者则处罚加重,仗一百并流两千里;若于官府公廨及仓库内失火者,亦杖八十并徒二年;一旦在在仓库内燃火,尽管不至失火仍处以仗八十的惩罚;仓库失火中,趁机欺占财物者,不分首犯从犯,一律定为监守自盗;雍正三年补充规定,“凡出征行猎处失火者,杖一百”。
火灾律例除对失火责任人依法追责外,相关官员也一律问责,根据火灾延烧情况的轻重,量刑也各有轻重。康熙九年议准,凡有发生失火延烧房屋的情况,管理该地方的官员,罚俸三个月;倘若延烧文卷仓廒,该官员则罚俸一年;如有将钱粮文册擅藏私家以致焚毁的官员,降一级调用。康熙二十二年议定。五城巡捕营所属地方,失火延烧房屋十间以下并即行扑灭的情况,官员免问责。延烧房屋十一间到三十间,该吏目以及守备罚俸九月,兵马司指挥、参将以及游击罚俸六月,巡城御史罚俸三月;延烧至三十一间以上,吏目、守备罚俸一年。兵马司指挥、参将、游击罚俸九月,巡城御史罚俸六月;失火延烧房屋二百间以上,吏目、守备降一级调用,兵马司指挥、参将、游击降一级留任,巡城御史罚俸一年;延烧四百闲以上,吏目、守备降二级调用,兵马司指挥、参将、游击各降一级调用,巡城御史降一级留任;延烧六百闲以上,吏目、守备各降三级调用,兵马司指挥、参将、游击降二级调用。巡城御史降一级调用。
    相关案例:嘉庆十一年(1806年),正蓝旗汉族地方,一名叫金瑞的烟铺失火,尽管官兵及时前往救火,但是火势较大且往北蔓延,延烧东江米巷牌楼一座,并烧毁房屋一百零八间,其中烧毁内务府官房四十五间,官厅五间。本次火灾系无意失火,但延烧官民房屋一百间以上,根据相关律例,对烟铺主人金瑞处以仗刑并加枷号一个月的处罚。

  (二)故意放火

    “故意放火”即肇事者人为故意纵火,为非偶然性,因而相对于非人为故意放火的“失火延烧”,相差迥异,情节较“失火延烧”更重。同样,“故意放火”延烧涉及“公”比”私“处罚更重,延烧造成损失越大,处罚也更重,多为杖刑、徒刑,情节

更重致伤人命则会处以死刑。“故意放火”为肇事者出于某种目的去实施的行为,因此针对故意放火的不同类型处罚情况,清律也有不同规定。

   1. 图财放火

    以计图得财为意图放火的惩处律例。“凶恶棍徒”聚众商谋,企图故意放火烧官民房屋、公廨仓库、官积聚之物或街市镇店人居稠密之地造成延烧并抢夺财物,若有杀伤人者,枭首示众。有因火灾中焚压致死者,将为首主犯枭首示众;若非同伙,但借名救火趁机抢掠财物者,依照抢夺律再加一等,对于首从犯分别治罪;犯事者蓄意谋财防火,火已经延烧但尚未抢掠财物,并未伤害人的情况,对于为首者处以斩监候。参与商议此事并从谋燃火者,处以伽号两个月并发配近边充军的惩罚;诱胁同行者,处以仗一百徒三年的处罚;犯事者企图谋财防火,但防火后随即熄灭并为造成延烧,对于为首者处以斩立决,从谋燃火者,处以仗一百流三千里处罚。诱胁同行者,伽号两个月并责四十板。

   2. 挟仇放火

带挟仇目的的放火,造成杀人或焚压致使人死情况的,为首犯事者处以斩立决的处罚。从谋者,处以绞监候;若没有伤人及伤人未致使人死,为首者处以斩监候,从谋者发配近边之地充军,诱胁同行者,仗一百并徒三年;若携带私仇放火,当即火被救熄尚未造成延烧的情况,为首者伽号两个月并发配近边之地充军,从谋者伽号三个月并仗一百;若挟仇防火有心想烧死一家三命或二命且致死一二命的情况。首犯处以斩立决,从谋然火者拟绞监候。若致死一家三命以上的情况,首犯处以斩决并枭首示众,从谋者拟绞立决。
相关案例:嘉庆七年(1802年)就有一桩百姓挟仇防火的案例,一名叫孙才的百姓与药王庙主持道士刘一成二人发生口角,遂结仇。孙才意图泄愤便放火烧了刘一成主持的庙宇,不料将庙宇内贮存的供献山陵的宝花也一并烧毁。供献的宝花是重物,一旦出问题,刘一成则会判重罪,孙才有意为之,烧毁庙宇且陷刘一成于重罪,按律当判斩立决,但案件调查,孙才意图仅为烧毁庙宇泄愤,使刘一成失去居所,对庙宇内贮存供献的宝花并不知情,清火灾律例虽严苛却也有人性化一面,因此审理案件官员酌情处理进行宽免,按照律例处以斩监候,秋后处决。

   3. 既图财又挟仇

带有既图财又挟仇目的的故意放火,若烧的是空地闲房或场园堆积柴草等物的情况,首犯处以伽号两个月并流放三千里的惩罚;倘若是孤村旷野内,并不毗连居民房屋或田场积聚物的情况,为首者处以仗一百徒三年的惩罚,从谋者处罚各减一等;在当场火被救熄灭尚未造成延烧的情况下,各处罚再减一等。
 
4.其它情况
 

此外,对放火故意烧毁自己房屋的肇事者处以仗一百的处罚;倘若火灾延烧涉及官方财产如官民房屋及积聚物品等,处罚则更重,处以仗一百并徒三年的处罚;在火灾中盗取财物则者判处斩刑;杀伤人者则以故意杀伤人定罪;故意放火烧官民房屋及官府积聚物品的公廨仓库,不分首犯和从犯,皆斩;若烧毁房屋为闲房屋或田场积聚物,则罪行各减一等。不论何种情况,地方官员若遇人放火不立即救援灭火将照例

议处,并且地方保甲人也一律治罪。

  (三)灾后赔偿

据《大清民律草案》第九百四十五条规定:“因故意或过失侵他人之权,而不法者于因加侵害而生之损害”[2],因此无论“失火延烧”还是“故意放火”的情况,灾后待验明损失财物,火灾肇事者须承担赔偿之责,如数赔偿。此外清朝时期经济日益繁盛,典当业日渐兴盛,其行业类别及经营范围都较为成熟,与当时人民的生活也日渐密切,因此典当行业的防火工作也至关重要,其中京城典当行业也是一国中最为繁华、重要的一部分,清火灾律例对于“失火延烧”后京城典当行业的相关赔偿也专门做出了详细规定。
    乾隆四十二年增修的《钦定大清会典事例》规定:失火延烧中,凡京城行当失火  有乘机偷盗者,一经核查均按盗窃罪治罪并追还原物给当主。火灾中未被焚毁物品仍按照原来准则取赎,其余被焚毁者则按票价量减。若是当主自行失火烧毁的情况,则按烧毁之物十分之五给还。若是“邻火延烧者,酌减十分之二”[3],即按原物价值的八分返还;关于”故意放火“灾后是否赔偿以及赔偿标准问题。赔偿范围既包括烧残和已经烧毁之物,由犯人折变家产为银数赔偿。若由一人放火则由一人全部赔偿,若由多人参与防火,则计算烧毁总数,分为几份分摊赔偿,其中有犯人家产罄尽则免追,极为贫困的则只追其罪责。奴婢或雇佣工人犯事,则以凡人定罪。若火灾发生地为各边仓场并烧毁管钱粮草,则看管之人也要受罚赔偿。查明是由将首犯枭首示众后,先尽犯人全部家产赔偿,不够赔偿的部分则由仓场看守人赔偿。

三、结语

随着火灾的不断发生,人们的防火意识也在不断增强。每一朝代火灾律例是否完备则是其火政重视与否的重要体现。清朝是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在清以前火灾律法基础上,进行了更为完备的规定。从火灾的发生性质、延烧范围等对相关惩处规则及灾后赔偿问题等都作出了较为详细的规定,构成了一套较为完备的火灾消防体系,清朝火灾律例也初具近代火灾律例雏形,同时也具备自己的一些特点。清火灾律例对于“失火延烧”与“故意放火”是有详备的法律进行区分,这点体现出其法律的严谨性。
清火灾律例本着“官民皆治”原则,上至官下至民都受火灾律法约束,这样将官员所属地方防火工作也纳入其中,权责分明,同时也提高了官员的防火意识与责任。此外清火灾律例对于不同情况惩处细则及灾后赔偿问题规定得也较为详细,这样既惩戒火灾肇事者行为也保护了受害者权益,一定程度上也维护了社会稳定。但综上所述可以得知,清火灾律例对于涉及皇家财产及事故的情况,比民间火灾事故处罚更重,这体现出清律的火灾律法以维护专制皇权为主的宗法体系为核心宗旨。虽然在现在看来仍有其不足之处,但在当时来看,却是清以前各朝中火灾律例最为完备的一朝。完备的火灾律例是有效防范火灾的重要一环,在法律的强制力保障下,能逐步规范着人们的行为,火灾意识也越来越强。通过对清朝系统的火灾律例的了解,“可以让我们从传统法律资源中汲取养分”[4],从而对清以后乃至今天的火灾消防工作仍然有着重要启示。

 

 
[参  考  文  献]
[1](清)昆岡等纂,钦定大清会典事例[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9,卷829.
[2] (清) 俞廉三,大清民律草案[M].宣统年间官方修订馆藏本,第八章.
[3](清)昆岡等纂,钦定大清会典事例[M].北京:商务印书馆,1899,卷764.
[4] 夏冠雄,浅议清代的消防法律法规[C].消防科技创新与社会安全发展论文集,    
    2014(03).
 

 
    作者简介:冯星艺,女,汉族,1991.黑龙江大学2014级中国古代史在读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明清史。
    地    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黑龙江大学B区
    联系方式:电话15145010889
          邮箱:15145010889@163.com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关于抗战期间“景县南杨木惨案”的回忆 ]    [下一篇:2013年以来郑和研究综述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