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建立健全老年保健服务体系的建议

来源:赤子杂志社  发布时间:2013-05-14

浏览次数:
第一提案人:吴培娟
联名提案人:潘汉荣 尤端阳 冯志强 何玉棠 吴立胜 陈明金  贺定一 梁  华


    目前,我国的妇幼保健体系相对比较健全与完善,遗憾的是,国内至今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老年保健服务体系。不仅无法应对我国日益严峻的老龄化趋势的威胁和挑战,同时也与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和身份极不相称。
    随着经济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国老年人的健康与寿命随之延长,总人数已达1.78亿人。我国不少人的老年期已超过少、青、中年时期,成为一生中最漫长的时期。而老年群体似乎在社会变革浪潮中成为随波逐流的一叶孤舟。
    老年人能否在这漫长的余生中保持健康与活力,在平淡的日子里体现出价值、快乐和尊严,这不仅属于老年人自身的问题,且关系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藉此也可衡量各级政府的执政水平和管治能力。
    目前,社会上热议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是对老年这个弱势群体最感纠结和无奈的宣泄话题。“屋漏偏逢连夜雨”,老年时期突出的生理及心理改变,表现为机体功能逐渐减退,年老体弱、行动不  便,疾病逐渐增加且多病共存。
    究其原因,一是人体必然的衰老所致;二是长期不良生活行为导致非传染性疾病高发,如高血压、冠心病、脑卒中和糖尿病等;三是长期用药和治疗的毒副作用损害导致医源性疾病增多。而现行医疗   体制下的大型综合医院的诊疗模式和就医流程,并未充分考虑老年人群的特殊情况。如:
    老年患者和其他患者一样,不论大、小病都到大型的综合医院去诊治,遵循共同的就诊流程,重复就医、数次交费,过程繁杂,花费时间过长,出现医疗堵塞现象;
    分科偏细,使老人必须同时挂几个号到多个诊室就医,病情恶化时,因一患多病,被各专业科室推来挡去,无法及时住院,只能呆在感染风险较大、条件很差的急诊室里听天由命;
    受现行医保单次药量限制,迫使老人频繁进出医院,对于那些失智、失能、独居和高龄空巢老人来说,上医院犹过“奈何桥”。
    中华民族素有尊老慈孝、扶危济困的美德,为了使老年人享受便利和专业的医疗服务,政府在“十五”规划期间相继在各级医疗机构中加挂了老年医院牌子。截至目前,全国各级老年医疗保健机构(包 括老年医院94家、康复院、护理院及临终关怀院82家)约有176家。9年来,这些老年医疗保健机构义不容辞地挑起了解决老年人群特殊医疗服务的历史重担。
    当然,三级综合医院多年来在老年急诊的救治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但是我们也看到:许多老年患者由于同时患有多种疾病和倂发症,即使是在急性后期,也无法直接回到家庭,无奈长期留住大型综合 医院。近年来,正是各级老年医院的应运而生,接收并截留了大批老年病患者,减轻了综合医院的占床压力,它们像堰塞湖的导流渠一样,在缓解住院难的矛盾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遗憾的是,在 老年人群的公共医疗服务管理工作中,至今存在许多不尽人意之处:一是各级卫生行政管理部门没有专门的老年医疗管理机构;二是没有建立起如同妇幼保健体系的老年保健体系;三是我国的医疗机构 编制中没有老年医院编制,挂了牌的各级老年医院在地方财政一次性拨给少量资金后就断粮;四是部分医疗行政管理者仍提出“老年医院是否有独立存在必要”的质疑。事实上,现在不是老年医院是否要 建,而是如何建设的问题。
    综上所述,我们必须像重视妇女和儿童保健问题一样重视老年人的医疗保健问题。老年保健服务是公共卫生基本医疗服务的一大版块,服务的重点是老年人群的健康促进、疾病诊治、慢病康复、中长 期照料和临终关怀。建立以政府为主导,以三级老年医院为龙头、以二级老年医院为枢纽、以老年保健研究院为技术支持、以老年康复院、护理院及临终关怀院为补充、以社区服务中心和社区服务站为 网底的老年保健体系的基本架构。实现分级管理无缝衔接,变目前的无序就医为有序就医,对缓解“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控制医疗成本和降低老人医疗费用支出,发挥积极作用。老年医学的发展在中 国遇到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由于老年人的生理、病理、心理和社会特殊性,发展老年医学对社会和经济发展有重要的影响,建立一套适合于老年人的健康保健服务体系已势在必行,且迫在眉睫。
    为此,希望政府相关领导部门切实为已占全国总人口13.26%的老年人群,实实在在地做一些事情,真正实现政府提出的“老有所医”的奋斗目标,具体建议如下:
    首先,为了适应老龄化社会的发展要求,建议增设专门的各级老年医疗卫生行政管理机构:卫生部和卫生局设老年司、处或办公室; 在各街道办事处或乡镇管委会下设老年科或有专人负责。上述不同 级别的老年管理机构负责辖区老年人的医疗保健及养老问题。
    其次,高度关注并切实解决束缚老年医疗机构生存与发展的瓶颈问题,即:一是尽快设置老年医院、老年保健院系列,组织编制老年医疗机构等级评审标准,确立其合法地位。老年医院承担着公共卫  生职能,政府应给予编制、经费、医保政策等方面的支持;二是创办或改建一定比例的老年康复院、老年护理院、临终关怀院和老年日间照料中心。我们呼吁政府要像重视中医、妇幼保健一样,高度重 视老年医疗服务机构的建设,尽快改变目前老年医院孤立地在夹缝中寻找生存空间的艰难处境。
    再次,尽快出台对老年医疗机构的特殊政策,如老年人到老年医疗机构就医无需选择定点医院;对以收治老年病患为主的老年医院适当放宽医疗指标的限制,例如:适当放宽住院天数和床位周转率的 现行要求;将老年康复、中长期护理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等。
    随后,尽快建立与老年保健院相配套的老年保健研究院。研究院秉承发展老年保健事业、服务和谐社会的宗旨,研究我国老年医学及老龄产业发展的形势、问题并作出科学论断、提出科学的发展模 式,进行科研成果的转化工作,引领和带动老年保健服务的科学化、人性化和本土化。为从事老龄产业的企业和机构提供科研报告和评估报告,为政府老龄事业决策提供科学依据。对于规范我国老年保  健服务的健康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最后,双向转诊应该涵盖老年医院。目前大力提倡社区卫生中心与三级医院对接方略,忽视了各级老年医院对综合医院压床缓冲的作用。事实上,老年医疗机构(包括康复院、护理院和临终关怀院)的特殊功能是其他医院所不能替代的。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临沂物流业行业现状分析及对策 ]    [下一篇:临夏花儿会概况的初步探索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