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涛:抗战路上写青春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5-09-25

浏览次数:
对一切为国家、为民族、为和平付出宝贵生命的人们,不管时代怎样变化,我们都要永远铭记他们的牺牲和奉献。——习近平 《2015年新年贺词》
 
 
 
 
                      李涛:抗战路上写青春
 
 
                      文/ 李天宇  李劲达

李涛,1927年3月出生,江苏省灌云县人。
1943年3月在江苏省涟东县(现江苏省涟水县)参加由八路军第五纵队改编的新四军第三师,历任通讯员、侦察员、班长、区队长,苏北军区特务团九连政治指导员。   
1944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军后,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英勇作战,多次受到部队表彰,荣立二等功等荣誉。
解放战争时期,在一次侦查任务完成后返回途中,因积劳成疾从疾奔的战马上摔下,胃部受到重创,留下疾患,1953年转业到地方工作,1983年离休。
    一提到战争,人们就会想起机关枪、迫击炮,冲锋号下战士冲锋陷阵的场面。但是,具有特殊任务的侦察兵,在他们的战斗生涯中,很少有那种“轰轰烈烈”的大场面,侦察兵虽不是特种部队,却可说是“特殊战士”。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深入敌后,获取重要军事情报,侦察对方的部队番号、人员数量、武器装备、兵力部署,以及在敌后对敌方重要军事或交通、通讯设施等进行侦察或破坏打击。侦察兵是部队指挥官的耳目,所提供的情报对战争胜负的取得具有重要意义。从危险性来说,他们更多时候因单兵“作战”无法获得援助,危险性更高。
1943年3月,正是日军对苏北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最疯狂的时候,李涛在江苏涟东县(现江苏涟水县)参加了由八路军第五纵队改编的新四军第三师,担任通讯兵和侦察员,从此,走上了打击日寇的革命道路。
 
    泅渡寒水送情报
 
    其实,1942年,李涛在江苏涟东县(现江苏涟水县)跟地主家干活时,就经常帮一个姓吴的大爷把一些“东西”送到涟水县城(当时在盐河西,盐河是江苏省境内连接淮安市、连云港市的一条重要的南北水上运输通道)的一个杂货铺里,等到真正参加革命后,李涛才明白“吴大爷”其实是地下党。
    参加了由八路军第五纵队改编的新四军第三师,部队领导安排他继续做好“送信”工作,他不高兴,领导看出了他的情绪,就问他为什么不高兴,李涛告诉领导,自己参加革命是要杀日本鬼子、除汉奸的,不是来跑跑腿“送纸条”或“带个话”的,那是“妇女和小孩”都能干的事情。部队首长知道李涛头脑灵活,肯动脑经,觉悟高,没有和他讲太多的大道理,也没有讲必须服从命令的严要求,只是告诉他,没有情报的部队,打起仗来,就好比聋子、瞎子,一个“聋子”、“瞎子”的部队能打过日本鬼子和伪军吗?通讯员、侦察兵就是部队的“顺风耳”和“千里眼”,不是说光能跑就能做通讯兵的,通信兵对战争胜利的取得是十分重要的,在有些时候甚至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从此,李涛就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为抗日战争胜利的取得,作出自己的贡献。     
    成为一名正式的战士后,组织上经常派他到敌人眼皮底下传送情报,每次他都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侵略者占领中国的狼子野心是不死,日寇终究不是缩头乌龟,是没有人性的狼,它是要吃人的。
    1943年春,部队领导接到密报,日军在冬天沉寂一段时间之后,将要对苏区进行大规模的扫荡,进行疯狂反扑,实施杀光、烧光、抢光,‘三光’政策,并在经济上严密封锁,不准任何物资运进根据地。
    但是,部队对日军具体进攻计划并不清楚,亟需知道日军的行动计划。涟水县城的地下党基本摸清了敌军兵力、番号、武器和进军路线等情况,但没有合适的人选把情报送出来,需要部队派人设法把情报取回涟东县。
    部队首长再一次想到了李涛。接受了任务之后,李涛去涟水县城取情报。
    取得情报后,太阳就要落山了,李涛赶紧往渡船口走,在非常时期,又是带着非常的任务,他没有贸然地直接过去,而是躲在一个土堆后观察情况。可能是因为要扫荡了,鬼子牵着狼狗,查得特别严,铁杆伪军也是窜上窜下,要乘渡船的人把衣服脱下来,还要把鞋子脱下来,有的人提着的瓦罐被倒个底朝上,有的看样子只是几斤粮种也被倒在地上。
    李涛一想自己这次是把情报藏在大毛竹里,说是回去给地主做躺椅的,涟东县的地主涟水县的鬼子不一定买账,万一被鬼子一下子劈开,那就麻烦了。
    既不能走桥过,也不能做渡船,鬼子实现“坚壁清野”政策后,河里连渔船也看不见了。
    但是,自己现在带的这份情报非常重要,这是一份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情报。
    时间就是胜利,来不及多想,他就走向渡口下游几百米的地方,以前夏天的时候,他来过这里,这里芦苇茂密,利于隐蔽。他迅速地脱下衣服,下水泅渡,一只膀子夹着毛竹,一只膀子举着衣服凫水往河对岸。 
    三月的河水,寒冷刺骨,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尽快游到对岸,把情报送到部队上。
    可能凫水时弄的水声大了一些,惊动了芦苇中的水鸟,突然扑棱棱飞起的水鸟引起渡船口鬼子的狼狗朝这个方向狂吠起来,时间不大,就听见狗吠声越来越近,隐隐约约听到了脚步声,李涛既加快凫水速度、又尽量不弄出太大水声拼命往河岸游。鬼子可能没有看到人,就朝这个方向开了不少枪,其实有几颗子弹基本就是擦肩而过,非常危险。
  当他筋疲力尽、浑身湿透、打着牙颤地爬上河岸时,在岸边来回巡逻身着便衣的战士发现了他,立即用棉袄把他裹起来接往部队。部队得到他带回的情报,周密制定作战计划,有力地摧毁了敌人的扫荡计划。
  
单身匹马入敌后
 
    经过炮火的洗礼,不断的锻炼,李涛已经成长为一位能独立开展工作的战士,军事素质、身体素质、心理素质都已经成熟,遇事沉稳,胆大心细,反应敏捷。领导把他叫到身边,告诉他“以后做侦查员,深入敌后,为部队做更多的事情。”
    兵法说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然而知己不易,知彼也难,要知道瞬息万变的敌情更难。为随时准确掌握敌情的变化,一天,部队首长叫他到东坎(现江苏省滨海县城)侦察日军情况。告诉他,你这次就是“孙悟空”,要钻进敌人的肚子里,单身匹马,没有人和你接头,秘密潜入,秘密活动,但是,不能带“金箍棒(刀、枪)”,全靠你自己了。
    临行时,部队首长交给了他此次的任务:日军有多少人?伪军有多少人?
    走在路上,李涛就想,怎么才能知道敌军的情况?他想起了说书人说《三国演义》中司马懿查锅灶的办法,此时可以“借用”一下,就使了点银子,从一个饭馆的老板那里打听到日军伙夫每天买菜的时间和地点,饭馆老板还告诉他,两个常来买菜的伙夫是当地人,据说鬼子也不给工钱,都是当地伪军硬逼来的。
    第二天,李涛就化装成买菜的庄稼人,专等鬼子的伙夫。早饭后时间不长,真如饭馆老板所说,一个鬼子带着两个伙夫来买菜了,李涛就把菜挑过去,趁鬼子不注意时,他迅速地给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的伙夫塞了点银子,年纪大一点的伙夫就对鬼子说,李涛是他表侄儿,是良民,自己这两天腰扭伤了,就让李涛把菜挑到伙房去,那个年轻伙夫的就专门挑着粮食。
    年老的伙夫感觉李涛有话要说,到军营后,就对鬼子说,自己这两天腰扭伤了,实在不能干重活了,一个伙夫忙不过来,就让自己“表侄儿”在这帮几天忙,鬼子一看老伙夫“疼”得呲牙咧嘴的,就同意李涛留了下来。
    鬼子走后,李涛就告诉年老的伙夫,自己是八路军侦察员,是来了解情况,准备部队来打鬼子的。如果他们不想在鬼子这里做事了,这次可以和他一起走,并且告诉他们,可以先把他们家里人偷偷带到安全地区,然后他们三人再一起走。
    年轻的伙夫说,自己的父亲就是在放牛时被鬼子打晕后推进河里淹死的,母亲为了救父亲,因为不会凫水也淹死了,自己痛恨日本鬼子,现在就想参加打鬼子的队伍,把这些畜生一个个都宰了。
    年老的伙夫告诉李涛,现在有多少鬼子他们知道,从老乡那里也可以知道伪军的人数。
    第三天,早饭后,他们三人把看着他们的那个日军捆绑藏好后就往根据地赶,路过一个中药铺时,李涛进去抓了一点治肺病的中药,让年老的伙夫提着,年轻的伙夫很不解,好好的人抓中药干什么?
    在往根据地的路上,他们遇到了一个鬼子和一个伪军牵着一头小黄牛,鬼子看他们急匆匆赶路,就叫他们停下,对其进行盘问,年老的伙夫就告诉他们说是买药的,鬼子不信,二话没说,就用枪托在年老伙夫的屁股上砸了一枪托,年老伙夫被砸倒在地,年老伙夫趴在地上又喘又咳嗽,鬼子还用要脚踢,又要弯腰搜身,这时候李涛迅速插过来告诉鬼子,年老伙夫有“痨病”,自己是郎中,买这草药就是给年老伙夫治痨病用的,伪军一听老头有痨病,赶紧对鬼子耳语几句,鬼子一听有“痨病”,害怕被传染,就赶紧走了。
   
举枪撂倒两鬼子
 
    参加革命后,在一次侦查过程中,李涛遇到了苏北地区早期革命者、抗战时曾任江苏省灌云县杨集区区长、灌东办事处主任共产党员陈东明,陈东明告诉李涛:“你父亲是我们系的,他很能干。你要好好干,多学文化,多练射头(打枪命中率),要练成‘活射手(神枪手的意思)’。侦察员不同于一般战士,更要有好枪法,关键时候有大用。”
    陈东明之所以这样要求李涛,有着非常重要的实际意义。侦察员是部队的“特殊”战士,在关键时候,侦察员保护好自己就是保证了一场战斗的胜利。对侦察员来说,他们绝大部分时间是三两个人或一个人进行侦查工作,一旦遇到不可避免的敌情,绝不能拖泥带水,需要一招制敌,震慑敌人,争取到三五分钟的时间,就能迅速脱离险情。而此时有好的枪法对他们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同时,由于装备上的落后,特别是枪弹的缺乏,需要以最少的弹药消耗来换取最大的战果,同时适应运动战和游击战的需要。抗战时期,注重培养“神枪手”成为八路军平时练兵的重要科目。正如抗战歌曲《游击队之歌》中唱的那样,“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连长告诉他,一个好枪手不仅要射头准,而且动作要快,对敌时出枪必须“迅速”和“准确”,缺一不可,一枪制敌,你一枪摞不倒他,那你就很有可能倒在他的枪口下。
    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打击日寇,李涛下决心要练出一手好枪法来。
    李涛具有“神枪手”的天赋,在地主家做工时,只要在外出工,他每次都能用弹弓打死几只麻雀带回来解馋。
    他训练非常刻苦,舍得动脑筋、出力气,反复练习出枪动作要领,瞄准远近不同的物体,不停扣发扳机寻找感觉,白天瞄麻雀,晚上瞄远处晃动的灯火。
    为了练好“神枪手”,他专门扎了几个草人,草人大小和真人差不多,在草人的头部做上拳头大的圆圈,然后把草人挂在树上让他们快速摆动起来,就好像人在运动一样,为了节省子弹,他就先用泥块扔,再用弹弓打,最后用子弹射击。他凭着参军前打野兔的经验,总结出掌握提前量的诀窍,特别擅长打运动目标。
    一次,已经是班长的李涛和一个战士在侦查时,发现有两个鬼子和四个伪军扛着枪正大摇大摆地向他们迎面走来,而这条路也是他们必经之路,如果绕道,时间来不及,战士问李涛怎么办?李涛叫战士负责打伪军,自己负责打鬼子,“只要一枪毙命,迅速连发,鬼子在突然发难中,他们是来不及反应的。”李涛就和战士躲在路旁树林的土堆后面,在敌人进入射程范围内,李涛迅速扣动扳机,一声枪响,走在队伍旁边的鬼子应声倒地,另一个鬼子刚反应过来准备找地方躲藏时,李涛已经扣动了第二枪,鬼子又被一枪毙命。战士也几乎在同时打中了一个伪军的肩膀,几个伪军一看主子已死,像被吓破胆一样立即四处逃窜,疯了似的逃命去了。
    1944年夏季的一天,李涛到阜宁县办事。傍晚,在出城的时候,他遇了到几个日本鬼子和伪军押着一些人往城里走。李涛就想这些人要是被日军押到驻地,不死也要塌层皮。他就想办法要救人,能救几个是几个。
    他观察地形,选择好退路,在一个离四岔路口几十米的地方,找了一个可进可退不易被发觉的房顶上藏了起来。眼看着鬼子以及被押解的人已经进入射程,他扣动扳机,举枪撂倒一个鬼子。看到鬼子被打死了,大街立刻乱作一团,突然发难,鬼子一时也懵了,以为是遇到了天兵天将,四处观察子弹是从是从哪里打来的,等到鬼子镇静后,发现只是个别人骚扰,而此时被押解的人已经和其他人混在一起四处逃散了。
    看到被押解的人已经四处逃散,李涛迅速离开城区,游过射阳河回到部队。
 
相关链接:
    八路军第五纵队改编的新四军第三师是一支光荣的部队,这支部队是由中国工农红军红25军改变而来的,是八路军115师的主力部队第344旅。一九四二年十二月到抗战胜利,第三师兼苏北军区,辖盐阜、淮海两个军区(一九四二年冬改为两个军分区),分别由第八、第十旅兼。
三师负责的苏北地区,东濒黄海,西达京杭大运河,南至盐城、宝应一线,北抵陇海铁路线,面积4万多平方公里,村庄稠密,人口众多,交通发达,物产丰富,是连接山东和华中的要道,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
自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至抗战胜利五年中,共作战四千七百余次,歼敌伪顽六万余人,部队由二万余人发展到七万余人(包括主力和地方部队),在抗日战争时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摘自:《黄克诚军事文选》)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习近平对邹碧华同志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批示强调 坚定理想信念 坚守法治精神 努力作出 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历史的业绩 ]    [下一篇:我的父亲母亲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