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担保760万又遇立案难 浙江桐乡一董事长一夜急白头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发布时间:2017-04-14

浏览次数:

记者孟万成报道 古有伍子胥过昭关,一夜白头;而今在桐乡市屠甸镇的张元伦称被骗贷也一夜白了头。老张说自己在2013年被骗贷后,已几次向警方控告,但至今未获立案。日前他已请求检察机关对警方进行立案监督。

  诈骗是如此任性

  张元伦,今年53岁,桐乡市豪特拉森针织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办厂经商20多年,事业顺风顺水,不想遭遇骗局,被骗担保贷款。

  老张向当地警方报案称:2013年1月5日至9月16日,温州瑞安市塘下人王文玉和安徽灵璧人李献策谎称要采购原材料,以濮院镇市场路8号2间5层楼的房产商铺为抵押或写承诺书,让他为其担保,先后5次向桐乡市华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提出贷款申请,累计取得贷款760万元,之后分文不还,不知去向;事后,他还发现,其实王、李早就已经做好潜逃准备,偷偷将该房产商铺转让给他人。

  获知记者在当地采访,像老张这样吃足王文玉苦头的人纷纷跑来投诉。国明羊毛衫厂金国明:“2013年11月,王将实际已抵押给人家的4个门市部又抵给我,借去800万元。”荣天装饰公司后勤部主任郁伟杰:“王用抵押给老张房产商铺转让给我,骗去360万。”濮院毛纱门市部陈晓明:“王制造出他生意很好的假象,带我陪他四处去看厂房,骗借了我1800万元,弄得我门市部倒闭。”新生水泥厂原常务副厂长吴贤林:“2013年11月,王骗我说一起买濮院钻石公馆5间店面房,由我担保从银行借出900万,结果他私下转走,弄得我妻离子散,被迫跑到江西避难。”濮院羊毛衫市场职工王行:“王说他资金周转困难,我想他在我这里做生意总不会骗我的,为他借款、担保120万,现在都算在我头上。我每年工资才5万,让我怎么还?”同市场的保安部经理何炳兴也被王骗去200万……

  立案是那么艰难

  据了解,目前在当地法院向王文玉起诉索赔的金额已有4000多万,待诉的还有很多。张元伦也已在民事和刑事两方面控告王、李二人。其诉讼代理人苑亮律师指出:王、李两人没有营业执照,也没有正常的企业从事经营,何需巨额贷款购买原材料?另外,贷款700多万元购买原材料,在王、李二人逃之夭夭后,竟然没有一分一厘的材料库存留下,更没有半成品的痕迹,或者任何产品销售。由此可见,王、李在签订贷款合同时就没有履行能力,也从没有履行合同的打算,只是为了骗贷潜逃,将责任转嫁到保证人身上,这已涉嫌合同诈骗。

  可据老张向记者反映:他去年7月到桐乡市濮院派出所报案,要求依法立案,追究王、李的刑事责任时,接待民警连笔录也没做,便让他打道回府了。此后他又数度前往,结果遭遇“踢皮球”:濮院派出所推给桐乡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经侦大队又推给派出所,就是没结果。2014年12月15日,嘉兴市“公安局长接待日”,老张前往投诉,接访的警官当场致电桐乡市局经侦大队:诈骗这么明显,为何不立案?对方回复:“在调查”,便没了下文。年底,老张到桐乡公安局上访,该局信访处将其材料传真给经侦大队,得到的回复是“还在调查”。今年2月12日,老张拿着书面报告到桐乡市公安局投诉,又被告知要到濮院派出所,他到濮院所做了笔录,又没了下文。今年3月10日下午,老张又先后到濮院所、桐乡市局“讨说法”,依然无果。

  其他受害人也都有向警方报案三四次的经历,同样遭遇“立案难”。他们想不通:“光我们就被骗去上亿了,还不构成诈骗?”

  问题是这般复杂

  据记者查知:2014年9月,王文玉遭河北省青河县警方网上通缉,同年10月初,青河县8名公安干警赶赴王老家将其抓获归案;同年12月,王因涉嫌诈骗罪,被批捕。可老张重新燃起的希望很快破灭——今年3月18日,老张收到“不予立案通知书”称:“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 次日,老张即请求检察机关对警方进行立案监督,同时向本报求助,希望舆论监督。

  日前,记者就此走访了濮院派出所和桐乡市公安局。主办的李警官告知:报案的人很多,根本想不到他(王文玉)会这么干。局里为此案会商多次,一直定不下来,最后是局法制科定的。 桐乡市公安局法制科沈科长以接受采访须经公共关系办公室介绍而婉拒记者。公关办主任陈张庆向记者表示:经向法制科、经侦大队了解,此案最后是各部门共同把关定下来的;如有问题,当事人可向纪委、检察机关反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浙江嘉兴嘉善县人民法院院长傅杨杰坠楼 正在抢救 ]    [下一篇:比裸贷更狠的培训贷:学生以为在面试 其实在申贷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