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郑力铭 一生只爱文物事业 励精图治传播善与美

来源:赤子杂志  发布时间:2017-10-12

浏览次数:
文 | 朱胜兰
    南京地处江苏西南部的长江之滨,是中国历史上的十代都会,由于历史久远,又处东南中国最富饶的地区,文化底蕴丰厚,在华东地区乃至全国文物市场的地位显得尤为重要。
    据统计,南京地区涉及古玩业的人数在万人以上,明见古玩人士人数众多。从朝天宫到夫子庙再到清凉山古玩市场,“六朝风采”文物相当全面的反映了魏晋南北朝时期江浙地区陶瓷等文物面貌。秦淮河畔的夫子庙,自古就是商贾云集的繁华地段,是古代达官显贵、巨贾富绅购销古玩之处。
    生长于江南的古宅大院的郑力铭,自幼便与文物结下不解之缘,家庭的熏陶、环境的耳濡目染,几十年如一日的研究学习使得郑力铭已经成为世界文物鉴定推广领域大师级的人物;他搭建文物流失桥梁推动艺术品公认市场定价,不仅如此,数年来,他还坚持将从事文物研究推广工作所得的收益做慈善,帮助贫困地区的老人、儿童。

郑力铭
    从前,时间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对于郑力铭来说,他一生也只够爱文物研究、鉴定技术推广这一件事。50岁的他已经跟文物研究打了三十多年的交道,一切的坚持都是源于热爱,为了搞清楚自己困惑的文物知识,他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甚至17年没看过电视。
     目前,郑力铭担任中国艺术品研究会主席、中国艺术品研究会研究所所长、江苏欣古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是书画、瓷器、玉器、杂项鉴定研究所专家学者,他通过出书、发行光碟等形式积极推广文物鉴定的“干货”,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善中国对于文物研究断层的现状,改变人们过于浮躁的心理,使文物承载着历史文化使命在国人的正确认识下回到正轨。

郑力铭与参会人员的拍照
家学渊源  与古玩文物结缘
     郑力铭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虽说不上是古玩世家,但也是官商家庭,家里古玩文化随处可见。生长在传统的古宅大院里让他从小就接触各种玉器、字画、紫檀木、黄花梨等传统文物,家里的祠堂也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祠堂里的供案上有瓷器,有清代的顶戴花翎。
     郑力铭文物研究的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解放以后,郑力铭的外公遗留下来很多重要的古玩字画等文物都交给了母亲。儿时父母在外忙碌时,这些古玩文物就成了他的“玩具”,不仅如此,母亲还会给他布置一些任务——譬如临摹字画。就这样,郑力铭对于儿时的记忆,似乎从离不开这些文物,它们比任何事物陪伴郑力铭的时间都要久,“小时候我会调皮把字画抠坏,母亲就会教育我,告诉我这些文物的重要性和珍贵程度”,可以说,对于收藏品的爱护意识,从小就在母亲影响下在郑力铭的心理生根、发芽。

鉴定的郑力铭
     俗话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是热爱和不断钻研让郑力铭在这个领域有所成就。拍卖会、景德镇、文物商店、考古工地这些站在最一线接触文物的地方,也是他从小到大去得最多的地方。不仅如此,他还将实践和书本知识相结合,《考古》杂志是他最爱看的书。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文物在市场上开始流通起来,郑力铭也有机会经常到香港等地参加拍卖会,拍卖会上的大量拍品使他对文物古玩的研究又登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在拍卖会上看到没见过、有疑惑的文物,他会第一时间请教自己的恩师,自己也会翻阅大量书籍查找资料,甚至几天几夜不睡觉。
     为了学习文物知识,他连续17年没看过电视。正是这种弄不明白誓不罢休的精神,让他积累了大量文物鉴赏、研究知识,让他的大脑成为了一本文物鉴赏查询的“活字典”。
     南京作为六朝古都本就是一种历史文化的象征,承载着厚重的文化底蕴,家学渊源再加上兴趣和勤奋,郑力铭终于有了今天的造诣。

与藏民交流
搭建文物流失桥梁  推动艺术品公认定价
     众所周知,新中国成立以前的近代,中国饱受列强的欺辱,尤其是第二次鸦片战争火烧圆明园,中国的文物大量流失海外,大量中华文化的瑰宝沦落为“孤儿”,而郑力铭就成为了把这些“孤儿”找回家的人。
     郑力铭成立了中国艺术品研究会——一个由古董爱好者、收藏者组成的传承保护物质文化遗产的企业,是以文化战略合作、慈善教学为机构职能。郑力铭任主席职务,除了在国内有大量分支机构外,还在香港、海外设有分会,未来,这个分会会成为海外流失文物回家的重要“信息中转站”。
    在艺术品研究会中,郑力铭发现了很多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人,他们迫切希望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收藏到中国真正的古董,但他们又苦于缺乏知识和识别文物的技术,所以不少人用高价买了仿品。通过郑力铭的艺术品研究会海外分会,他们可以认识大量海外的优秀收藏家,也有很多机会去参与到海外拍卖公司的拍卖,而郑力铭就在其中充当了文物鉴定员的角色,识别真正的海外流失的藏品,帮助这些人把中国流失的海外文物买回国门——他通过搭桥梁的方式,使中国流失的珍贵文物回到祖国的怀抱。
    除此之外,对于一些中国文物法有限制、不能在大陆进行拍卖的比如青铜、宋瓷、古玉等藏品,为了让这些“禁拍品”回到中国,郑力铭将和香港分会成立一个拍卖公司——保证全部拍卖真货,而且会改善拍卖方式(比如每次多拍一些藏品)降低每件藏品拍得的价位。为了保证所拍藏品的真实性,所有的器物在拍卖之前都会向社会进行公示,只要有专业人士对藏品提出任何异议,这件藏品就会被撤拍。
    长期以来,中国的文物在世界上都处于一种价值界定不甚清楚的地位。中国的这些收藏品要在世界站稳脚跟、中国文物的价值要获得世界的认可就必须形成一个统一而合理的世界公认的市场定价——也是被世界货币体系所认可的市场定价。

 
     近二十年来,是我们收藏最活跃的黄金时期,给我们带来希望的同时,又间杂着苦涩。当我们几千万的藏友持有的这些成千上万件的文物又如何定价?
     一般人对价值的认定,是有价才有值,没有价就没有值。任何东西要有价钱,必须要有市场,在市场中发生交易,价钱就被订出来了。所以文物要得到保护,归根结底,就是要有市场,能反映出其价钱。物买回国门——他通过搭桥梁的方式,使中国流失的珍贵文物回到祖国的怀抱。
     这方面,郑力铭也在积极付诸行动,几十年来,他通过收藏、购买文物花耗了巨大的精力和财力,大量积累研究文物的真伪与价值的经验,他要把有关文物鉴赏的知识在社会中流传、传播,就目前艺术品市场的现状而言,郑力铭提出了货币与文物之间的关系。
     通过进一步开放文物市场,规范文物市场,使中国艺术品在世界艺术品当中,具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相应的合理价格。比如西方的毕加索,一幅画的市场价约10亿人民币,并得到了世界货币体系的认可,有了其公认的市场定价。
    中国有长达五千年的灿烂文明史,大量的精美文物存世,为了使全世界得到充分的认识,使中国古代艺术品在全球占有重要地位及经济价值,使中国货币在这一领域中,也能得到支撑与相应地位,因此我们推动专业领域的教育,刻不容缓。
传播善与美好   励精图治做文物教育
     “闭门传技”是中国人的传统思想,许多重要的技能、中华文化瑰宝都是通过给子孙后代或者弟子秘密传授的方式来得到传承的,文物鉴定也是如此。而这种方法,在当代的中国,对于文物来说,早已行不通。
      随着许多老一辈真正深谙文物知识,藏品鉴定技术的大师相继逝世,再加上中国市场经济下人们逐利的本性——很多人购买收藏品只是把它当做一种投资,真正懂得其承载的文化意义、明白鉴定技术的人并不多,中国这些文物的文化价值、鉴定技术面临着失传的风险。
    2012年开始,郑力铭开始付诸行动,致力于发展中国的文物鉴定文化,致力于推广艺术品研究鉴定方面的教育,努力使之形成一种标准化的流程。他从最初带几个对文物收藏感兴趣的学生开始,通过带他们到博物馆、讲解中国古文化、观摩拍卖会讲解文物鉴定方法以及灌输相关领域的知识等方式来教育他们,到2015年成立中国艺术品研究会,并通过它联络了大量学员,通过微信等方式,线上线下共同发力——在微信上给大家讲学,每讲到一个阶段组织线下活动,拿出实物共同讨论,带这些学生到考古研究所学习,就这样,郑力铭培养出了一大批艺术品爱好者。这些学生出来以后共同推广文物鉴赏教育事业,把这些知识传授给更多的人,之后又通过不断在各地成立艺术品研究会,形成了有组织的教育模式,在各地大力发展艺术品研究鉴定教育事业。
     近年来,郑力铭开展了公益性的开放式教学,普及文物鉴赏及鉴定知识,把研究最前沿的技术公开化,受到了国内各界好评,受众约达3万人次,每年免费帮助市场鉴定的金额约20个亿,有效传播了传统文化知识。
自2015年起,郑力铭参与了有关私人博物馆、古玩市场等战略规划,并给出技术方面的指导,并与相关艺术品集团加强合作,有望推动市场正规化,目的使中国能有效保护到有限文物,造福子孙。



郑力铭致力慈善
    他们从幼儿园、小学一路走进大学校园,将传统文化教育普及走进课堂,培养下一代的艺术文化素养 ,为未来中国的软实力储备奠定了良好基础。他们设立了教育基地,为传统文化爱好者,提供一个线下学习的平台,帮助其规避市场风险,并丰富了专业文物知识,使中国文物能得到有力的保护。
    未来郑力铭将与各界联手设立更多教育点,培养一大批文物专业性人才,来填补市场大量的人才空缺。同时郑力铭以身作则,带头推动爱心事业,帮助贫困地区孤儿、老人及贫困学校,捐出了大量的生活物资及文具书籍,款项来源均有他捐出的收藏品进行义拍。
    郑力铭一生钟爱文物古玩事业,他也要在这条路上实现他的人生价值,他也在慈善道路上不断前行,传播善与美好,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蓝才华:老物件里淘出的民族精神和时代记忆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