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信念·传奇——读曹文轩先生的《火印》随感

来源:赤子杂志社  发布时间:2015-07-21

浏览次数:
 
    好看!2个夜晚的狂读,3张8开纸的摘录,44处书签的夹注——足以表明《火印》的魅力了!
    《火印》是著名作家曹文轩先生的最新大作,其题材是战争,但他并没有落入一般写法的俗套,而是另辟蹊径独领风骚,这也是曹先生一贯的创作风格。《火印》是以一匹叫雪儿的马为线索,引出男孩坡娃与雪儿的情感纠葛,人们对战争的痛恨,三个孩子对友谊的珍惜,以及埋在底层的那份对人性的叩问。坡娃与雪儿的分分合合如泣如诉,故事情节环环相扣跌宕起伏,如返昔日战场,读来朗朗上口,令人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读《火印》,我不知有多少次泪湿,感叹曹先生对故事中任何一个角色都刻画的淋漓尽致,尤其情感的表白无论在何时都是那么的绝美。我赞同,没有情感,一切皆为灰白。《火印》最征服读者内心的就是曹先生用情感的力量催生着一种特殊的东西在心底不停地涌动,他为读者精设了人与马,人与人,马与马,人与草原之间细腻的内心独白,一首首童谣儿歌,草原上美丽的风景描写,点点滴滴,一草一叶,一鸟一兽,都拉近了故事与读者的距离,共鸣之下的痛惜和悲愤堆满胸口,无论是中国人对雪儿的爱慕,日本鬼子对雪儿的“爱慕”,还是浓浓的坡娃父子情,亲亲的伙伴邻里情,都无不为之感动。”当怀孕的雪儿大年初一逃回野狐峪,在一家子的念叨中站在了坡娃面前。坡娃对雪儿说:“你回来干吗?你走吧,你走吧……”爸爸用手拍着雪儿的脸道:“丫头啊,你不该来到这个乱世啊!让你这个畜生为难啦!”坡娃一家对雪儿像待亲闺女,但此时的那种无奈,那种凄凉,那种痛惜,那种怎么说都说不完的爱与恨,糅合在“接纳——藏起——被迫二次上交雪儿”的撕撕扯扯,怎能不令人泪眼婆娑?对曹先生的文字功底,我曾无数次的赞美和仰慕。不错,是他用娴熟的文字驾驭着读者的灵魂,在草原上,在深野中,在战场上,在野狐峪,纵横驰骋经纬畅想!
    细品《火印》,不但会了解炮火连天的时代背景,而且能体味到战争下的纯真与善良。坡娃、草灵与瓜灯去县城偷雪儿,坡娃和瓜灯用讨来的饭菜填饱肚子,而用讨来的钱给女孩草灵买饭吃,他们希望女孩吃的干干净净,两个男孩保护一个女孩的情节始终感染着读者。尽管环境残酷,但友谊之花依然盛开。坡娃的善良表现在方方面面。想当初,为救雪儿,放火赶狼,不也是舍命“要揪拔出一个圆形的隔离带,以防火不可遏止地蔓延开去烧着整个草原”吗?草原的孩子爱草原。当爸爸为雪儿服苦役身体受损不能行走时,坡娃发现了一辆破旧的板车,还对主人说把棉袄押在这里,借用一下车子,好把爸爸拉回家。就在这种困境下,坡娃依然保持着牧民的朴真。再看,“小小日本鬼子,脸上没有杀气,他的眼睛比最初看到的还要黑,还要亮。”无论哪个国度,无论是否在战场,孩子的眼睛里永远有一种世界上最纯净的东西。只是战争,伤了大人,害了孩子……这些细节的巧妙处理,都让读者感动。
    回家——一股强烈的信念支撑着故事的起起伏伏。因为一匹马,无论是谁都希望战争早早结束,都想回到自己的家乡,与亲人团聚。雪儿想回家,回到坡娃身边;小马驹想回家,回到妈妈身边。“这种马只能回到它的家,而且不论路途多远也不能阻挡它的脚步。无论动物还是人,谁也阻挡不了它对回家的渴望。”何止雪儿,何止小马驹?人不也一样吗?回家,回家!坡娃想回家,回到野狐峪;河野想回家,回到北海道;稻叶想回家,回到父母身边……就在一匹马面前,所有人性的丑陋和善良都演绎的异常完美。从大的角度讲,《火印》更警示了人与人,人与动物,人与自然之间都应该和平共处,和谐发展,共建家园的美好愿景。
    雪儿是一匹马,是一匹倔强的马,但在我认识雪儿的一刹那,它(她)就是一个人,一个过得很有尊严的人的形象。在接下来的阅读中,看到日本兵对其实行威逼利诱试图驯服,不禁愤慨,但好在无奈什么手段也不能让雪儿低头。因为,它是一匹尊贵的良种马!它有自己的生命底线!当身上烙上日本军营的火印之后,由于雪儿的对抗,被沦为拉炮战马,不得不忍受母子分离,遭受种种凌辱。从此,雪儿有了变化,从它的眼神到举动,都缠绕着内心的挣扎。它不再抬头,它感到无颜再见野狐峪的父老乡亲,甚至不再嘶鸣,一匹马用这种方式抵抗着日本的战火与耻辱,实在感叹!直到坡娃找到雪儿,勉强带回野狐峪,村民对雪儿的态度憎恨时,更增强了雪儿的怨悔与逃离。而在书中高潮部分,当雪儿听到我军“小哥”要杀回战场的时候,突然精神一震,“雪儿的头越抬越高,昂首挺胸的一刹那,像一朵硕大的花,十分饱满地开在天空下。”雪儿不但抬起了头,随即“咴咴”嘶鸣,将一匹战马的本性充分展现,带着“小哥”前往疆场奋力搏杀,为雪耻!为尊严!为回家!加之曹先生文字的凝练与紧凑,场景的渲染与推进,令读者心跳加快,随着战势的缓急而一起一伏。至此,我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眼泪奔涌,一股滚烫从心底猛然流过,为雪儿的“回归”点赞,为雪儿的“复活”叫好!
    当战争结束,雪儿凯旋归来,也算是完成了一个交代,对坡娃的救命之恩做了一个终结。然而,它还是离开了坡娃,离开了野狐峪,因为它来自大自然,终将回到大自然……
    容我舒一口气吧。有今天高大上的《火印》,对曹先生来说并不奇怪。从十年前创作的《草房子》、《青铜葵花》等纯美系列到十年后今天的《火印》,经历了“大王书”系列,“我的儿子皮卡”系列,“丁丁当当”系列,还有三十年前后创作的若干若干的短篇小说,只要你跟踪读过这些作品,一定慨叹曹先生始终保持着绝对高昂的创作激情,而且几十年持续不断稳稳前行。是的,是他一个追求文字永恒的学者,用心打造着属于自己风格的文学殿堂!是他,用真善美的魅力情怀,为千千万万个读者扬起了筑梦的风帆!从“水边的文字屋”的梦里水乡,到张北草原的温和与粗犷,无不彰显着曹先生引领中国儿童文学的独特魅力。所以,有一天,他自信地站在美国的书展会上,郑重地告诉世界:中国的儿童文学很棒!
    一弯朗月,徐徐西下,楼下花园内树影婆娑,随风摇曳。已是深夜,初读的激动还没有完全消尽,忍不住再次翻阅《火印》并敲下了这些文字。我记起了曹先生的那句话:“未经凝视的世界是毫无意义的。”正是这种凝视,他从萧红的《旷野的呼喊》上几句简单的话语,引发了26万字的用心泼墨。别人眼里看似零散不可思议的材料,而曹先生却早已抓到心中并放置最合适的位置,只待飘扬的思绪饱满东风一到,终有了一气呵成挥洒万里!
    真正的好书,就是给我们美的享受,精神的滋润,爱的启迪。《火印》是一本好书,一本高贵品质的书,一本恢弘大气的书,这是《火印》带来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借用书中的一句话:“让你与我相遇,乃是天意,我不能违逆天意。”十年前的心灵有约,十年后的一月奋笔,终究会奠定《火印》的不老传奇!在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曹先生就为读者献上了这份天意。
    美哉,《火印》!壮哉,《火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上一篇:方华: 因为喜欢 所以纯粹 ]    [下一篇:范友贵小传 ]

相关链接